QRCode
目前位置: 首頁 > 五術書籍 > 八字 > 滴天髓闡微現代評註(3)

相同作者的商品

瀏覽紀錄

滴天髓闡微現代評註(3)

滴天髓闡微現代評註(3)

prev next

  • 商品編號: dg0503
    出版社: 大冠
  • 作者: 劉伯溫著 了無居士評
    出版日: 2004/12/01
    ISBN: 9867474074
    ISBN13: 9789867474070
    商品狀態: 絕版
    精平裝: 平裝150x211mm
    頁數: 353
  • 定價:  NT$ 300元
  • 點擊數: 5397
    會員評價: comment rank 5
  • 已售完,請參考其他商品.

商品說明: 

  《滴天髓》據傳明朝軍師劉伯溫所著。後世有人註過一次,到了乾隆年間,任鐵樵又註過一次,從乾隆到今天整整過了兩百年,應該要有新的評註本出現才對;時空不同了,尤其在多元化的社會中,就算普羅階層,對於命理與命運必有新的見解,因此不能再拘泥於那些古老的觀點。
  了無居士研究命理多年,是近代少數願意發心深入其境,費力探討五術的人,無論在斗數或者八字的領城中,都有極其卓越的成績,二十年來出版過五十本命理專書,儼然成就一家之言,由他來評註這本古籍不但當仁不讓,而且不做第二人選。
  眾所周知,了無居士的筆鋒凌厲,筆觸優雅,潑辣卻仍不失幽默,筆尖常帶感情,解析諸多的命例宛如庖丁解牛,游刃有餘,不讓任鐵樵先生專美於前。

自序 八字中的六親問題


  《滴天髓闡為》第三集談的重點是六親,這個部分因為有了個別差異性,也就是説八字雖同,親情榮枯卻異,因此完全沒有辦法討論;問題是原文、原註以及任註都在大談特談,我好像除了隨之起舞之外,別無他法。
  「古人能談,現代人反而畏首首尾的,這又是什麼道理?」古人敢談(不是能談,而是敢談),那是古人不懂事態的嚴重,台灣俗諺形容這是「青瞑毋驚槍」——瞎子一旦看見有人正在對他瞄準,説不定嚇得屎滾尿流。現代人已知包括災難、陽壽以及親情在內,都是一種特性,古典命理提示的那些論斷規則,讀來未免令人啞然失笑。
  有些大師想要證明自己的功力已經登峰造極,因此極力強調他們能斷出父母存歿、兄弟幾人、配偶相差幾歲、子女數目多少以及曾經罹患哪些惡疾等等,古籍在這方面的記載也是真實。依我們看,豈止登峰造極,簡直連太上老君都瞠乎其後呢!既然無法推論,這個部分也許就要用猜的,猜中了,被譽為神仙,猜不中也沒關係,因為不會被綁赴刑場,當場就地正法。
  在時間上,徐子平寫的《珞琭子三命消息賦》,僅次於《李虛中命書》,其中對於六親榮枯的敘述簡單扼要,但多半言不及義;我們抄錄如下幾條於下:
  一、戊見己、庚見辛、壬見癸均爲劫財,與甲見乙同,前五陽見五陰爲劫財,剋妻,後五陰見五陽,不剋。
  二、乙以甲為親兄,以戊己爲財,甲能奪己壞戊;丁以丙爲親兄,丁以庚辛爲財,丙能奪辛爲妻。
  三、壬寅人要丙丁爲妻,戊己爲官,庚爲生之母,乙爲壬之子;大運到火旺處,旺父,金旺處,旺母。
  四、若人生時逢生日,早剋父母;父病推其子祿,妻災課以夫年。
  上述方法相當簡陋,實在不足以揭露什麼親情間的祕密,這點我們倒是可以理解,在八字發展的過程中,最初的形式必然只具雛型,有個大師心血來潮,將他的斷驗記錄下來,由於缺乏實證的基礎,多半不知所云,隨後經過歷代命學大師的醞釀與修正,終於頗具規模,因此在《淵海子平》書中,那些方法就詳盡而且周延多了:
  六親者,父母兄弟妻財子孫是也。
  日干爲主,正印爲正母,偏印爲偏母。
  偏財是父,乃母之夫星也;亦爲偏妻,正財爲妻,偏財爲妾爲父是也。
  比肩爲兄弟姊妹,七煞是男,正官是女。
  食神是男孫,傷官是女孫。
  《淵海子平》是否為宋朝的作品,已不可考,從上述的陳述看,確實粗具規模,沿用至今,輕舟已過萬重山。若是女性,十神稍有改變,「婦人命取六親,與男命不同,取官星為夫星,七煞是偏夫,食神是男兒,傷官是女兒」,有些是延續,有些是創見,最大的貢獻是對於平輩與卑親的歸類;我們稍作整理,那些軌跡就更清楚了。
  對男命而言:
  第一、正印爲正母,偏印爲偏母。
  第二、正財爲妻,偏財爲父,偏財也是妾。
  第三、七煞爲男兒,正官爲女兒。
  第四、食神爲男孫,傷官爲女孫。
  對女命而言:
  第一、正印爲正母,偏印爲偏母。
  第二、正官爲正夫,七煞爲偏夫。
  第三、食神爲男兒,傷官爲女兒。
  該書編者徐升指出,例如甲以偏財戊為父,命中見甲寅或木局全,或偏財臨死絶刑沖之地,註定「剋父」,不然父子關係不睦,或父親帶有疾病殘傷,這些情況看似嚴苛,其實稀鬆平常。再如甲以癸為母,命中見己丑未,注定剋母,而癸多見則是母嫁二夫;假設其中的戊失地或被剋,主「母傷前夫」(這個詞句很怪),同樣是一種主觀的認定。


  六親之中,父母與我,我與子女屬於直系血親,關係最為密切;兄弟姊妹則為旁系血親,略遜一籌;配偶就曖昧多了,他們既非血親(與我無關),又是血親(子女的血親),論關係,自然有點尷尬。市場學的原理是有需要就有供應,既然有人想要了解其間的關係,那麽我們勉為其難地排比出來,讓人一目了然:
  年柱:祖父母。
  月柱:父母。
  日柱:配偶。
  時柱:子女。
  古代社會重男輕女,祖與父兩代只論男性而不談女性,平輩也只論兄弟而不論姊妹,子息當然不例外;「在這些關係中,獨缺兄弟姊妹的干支或宮位,為什麼?」他們的干支就是比劫,由於只是旁係血親,因此只有干支而無宮位。
  在原始設計上,八字討論親情佔的比重最大,我們可以這樣説,目標之一就是希望測這些榮枯,掌握其中的得失,例如許多朋友希望我幫他推算哪年成親,太太(丈夫)的家世背景,將育幾子幾女、未來累積多少財產以及幾歲魂歸離恨天。我說:「我要是算得出來,我就是神仙,我若是神仙,你老兄就找不到我啦!」
  我向他解釋六親具有個別差異性,別説推論,就算隱約窺探一下都不可能,他好像剛吃了搖頭丸那樣猛搖其頭;其實創始者的學理基礎不足,後代不宜苛責,縱然是現代知識分子研究八字,許多人依舊無法避免發生這種錯謬。
  《三命通會》卷十蒐集了許多古代大師的力作,都是難得的經驗,例如〈巫咸撮要〉上說,「年上傷官,父母不全;月上傷官,兄弟不完;日上傷官,難為妻妾;時上傷官,子孫無傳」,顯示干支負載了親情的榮枯,絶不是蓋的。〈玉井奧訣〉也說,「時日咸池帶煞,父命惡亡;休囚大敗臨空,妻家無宅」,好像也在在講述親情的疏密,不過都很玄祕,一般人恐怕不易理解。
  對於六親關係的深淺與判別的方法,任鐵樵先生在《滴天髓闡微》中也有一些見解(見本書〈夫妻〉篇),他說,「生我者為父母,偏正印綬是也;我生者為子女,食神傷官是也;我剋者為婦妾,偏正財是也;剋我者為官鬼,祖父是也;同我為兄弟,比肩劫財是也」,他把五行的生剋(十神)直接類化為六親,堪稱乾淨俐落。
  民初學者徐樂吾似乎不怎麼欣賞任氏的主張,是否同行相嫉,不得而知;他説「任鐵樵論六親,以生我者為父母,我生者為子女,不分男女,咸取印綬、食傷為用,理由似乎充分,但是意義膚淺,理有未合」;那麼如何推論才算合理?徐氏也義不容辭地揭示他的經驗,供做後世學者參考:
  一、甲以庚辛爲子,庚辛爲己土所生,等於己土的食傷,並爲甲的官煞,故男命以官煞爲子。
  二、己爲甲的正財,故以己爲妻。
  三、己爲以甲木爲夫,己土以庚辛金爲食傷,故女命以食傷爲子。
  四、甲爲己土的正官,故以甲爲夫。
  五、己爲庚的正印,故以己爲母。
  六、甲爲庚的偏財,乃是正母的元配,故庚以甲爲父。
  徐氏說的關係看起來亂糟糟的,我們費力思索,終於了解他在講什麼;稍微整理一下,三代之間的關係大致如下:
  第一、正印爲母親,偏財爲父親。
  第二、男命以正財爲太太,以官煞爲子女。
  第三、女命以官煞爲丈夫,以食傷爲子女。
  《珞琭子三命消息賦》作者為徐子平,《淵海子平》作者為徐升,《子平一得》作者是徐樂吾,都姓徐,堪稱一個難得的巧合,是否具有血緣關係,由於史料不足,當然不得而知。我們比較三徐之說,發現時空雖然轉移了好幾百年,觀念依舊未被釐清,實在有點遺憾。


  當一個人生不出孩子時,大概只有三條路可走,一是納妾,二是收螟蛉子,三是讓族親的後輩過繼,情非得已,莫可奈何;就在此時,古代傳下一種叫做「借妻安子」的神祕法門,方法很簡單,就是匹配多産之女,兩人平均一下,至少可以生出一子半女。哪種女性才會多生?例如有人生育五個以上的孩子,娶她為妻就是了;不過姊姊能生五個以上的孩子,並不代表妹妹也能多生,古人的心思比較簡單,多半往好的方向思考。《滴天髓闡微》在這方面幾乎沒有著墨,依我們猜想,劉伯溫與任鐵樵也許只想探討原則性的問題,而不願觸及這些帶有改運意識價值的江湖伎倆。
  〈金鼎神祕賦〉就是萬育吾的作品,他在該賦中説,「木兒見鬼,得北方坎女多存;水子遇煞,賴西方兌妻可養;水制火男,借青龍為禰母;木損土兒,覓朱雀為繼娘」;此賦在講蝦米碗糕?徐樂吾對這些事項的研究是相當投入的,他說,「木兒見鬼」就是以木為子,居申酉為絶地,四柱又見金剋木,這種人理當無子,命中註定,人力難以回天。現在忽然有了回天法門,假設娶到「水命之妻」,那麽水能通金木之關,一生則那些子女可望存活下來。他的「理當無子」是否真實(經過專家的檢驗,或只是他的想像),就不得而知了;至於「水命之妻」是啥,日主為壬癸嗎?命中水旺嗎?好像也沒有說明清楚。
  徐樂吾先生曾樂觀地說,「合得好,無子變有子,合得不好,有子變無子,甚為神奇」,不但神奇無比,而且功奪造化;尤其下列「男命應剋妻者不剋妻,女命應剋夫者不剋夫」,光是這點就值回票價了。徐氏也承認,他説的方法配合甚難,可遇不可求,因此十有九不配。
  徐氏之見畢竟只是私見,蓋缺乏實證的基礎(他始終提不出實證資料),終究無法讓人信服;究實地説,他忽略了造化的奧祕與複雜性,誤以為宇宙法則、人生歷程是可以被人完全控制的,其實不是那回事。
  從遺傳學的觀點看,一個人不孕、多生或只弄璋、或只弄瓦,無論男女,生理上的因素必大於其他因素,除非有此體認,否則研究命理也好,替人枚卜吉凶也好,都非砸鍋不可。許多大師堅持那是一個命理問題,試圖從八字干支中解開這層關係,我確信他們都將無功而返,假若生在今天,他們也許就會改變他的看法。


  那麼「雙胞胎的命運相同嗎?」所有的人都會答「不同」,這種答覆違背了推論的原則,蓋從相同的八字推論出不同的命運結局,委實不可思議。斗數在這方面也有一些爭議,為了說明這種差異性,有些大師因此主張將兄弟宮改為弟弟之宮,有人改以遷移官為弟弟官,有人甚至主張另外排一張命盤,不一而足;八字的構造因為是封閉的,面對這種困境,簡直不知如何是好。
  徐樂吾認為,即使兩人同一時辰誕生,也有初中後之別(時間的前中後段各有不同),因此感受到的環境因素必然不同;若是同命者(有別於雙胞胎),他們還有胎元之異、分野之殊。所謂胎元,指受胎時刻;所謂分野,則是東酉南北。「這種說法極有創意,正確嗎?」當然不可能正確;首先沒有人知道受胎時刻是啥,而分野也也主觀上的顧慮。當然啦,就算知道又怎樣,剛才說過,八字結構是封閉的,又該如何據此分辨真假?那些理論終究是場空笑夢。
  〈乾元祕旨〉也不知是誰寫的,作者曾說,雙胞胎的命運有別,如何別法?「身旺者,弟勝於兄;身弱者,兄勝於弟」。由於只有結論而無推論,怎麼來的,同樣沒人知道;而僅憑一個勝字就想概括一生的成敗,當然不可能如此便宜行事。
  《三命通會》卷七還記了一件趣事,有人問道:「一母所生,何以別貴賤榮枯?」意思是說,母親生下子女若干人,如何分辨他們的貴賤與興衰?干支排列不同,富貴貧賤自有差異,從來沒有人認為他們必須相同,該書編者萬育吾卻答說:「時有八刻十二分,固有淺深前後吉凶不同,其有同時一母所生,須分淺深及日時之陰陽;如陽日時兄勝,陰日時弟勝,淺則占先時之氣,深則占後時之氣。」意思很明白,那是可以判分的,問題在於你懂不懂得如何了知那些關係。
  那裏面說的「陽日生兄勝(或姊勝),陰日生弟勝(或妹勝)。」,與前述雙胞胎一樣,既含混又不無負責,一旦被人質疑,恐怕難以自圓其説。萬氏隨後舉例說:「余聞三河王氏兄弟雙生,弟先中,兄後中,功名壽夭,大率相似,而兄竟不如弟;穎州李氏兄弟雙生,因差一時,故弟登科甲,兄止秀才,考其八字日時,果如前説。」僅以功名的有無、高低做為命運優劣的判別標準,當然是時代背景使然,換成今天,保證被譏為短視(或以偏概全)。
  雙胞胎的比例很高,一萬人中就有一對,八字既然相同,命運理應無差,事實上卻千差萬別,這又是怎麼一回事?此事好有一譬,1+2有時等於3,有時等於17,有時等於28,那個才是正確的?算命大師被詢及於此,多半瞠目結舌,仔細思索,仍不得其解,最後只能杜撰一些謬論加以搪塞。《滴天髓闡微》與《造化元鑰》各載了一個八字,分屬兩個不同時代的人所有(當然不止這兩人):

甲 乙 癸 己
申 丑 酉 巳
  《滴天髓闡微》(抱歉,我在書中並未找到此命)指此為假從格,此人在戊辰大運中擔任錢莊經理,致富數十萬;《造化元鑰》則記此人當官,在戊辰運中補事職,雖然政商殊途,陞官與發財大致相同。

  其實從政與從商的社會地位差別甚大,徐氏指出那是前後六十年,節氣深淺不同所致,但他並未説明。
  六○年代,台灣的命理界還處在拓荒時期,各種捷法、秘傳也是滿天飛,某大師提出了「時空制命論」,主張除生辰外,尚須考量南北半球、經緯度、時差、祖墳、祖厝以及父母的生肖等等,將這些外境換成干支,居然高達九柱。大師指出,納入這些干支之後,命運的差異性從此昭然若揭。那麼「原始四柱加上多出的九柱,如何從十三柱中,觀測一個命格的得失?」抱歉之至,大師依舊只論原始四柱,為什麼?原來他不知論四柱以外的任何一柱該怎麼論。
  從《滴天髓闡微》的觀點看,此造可入「假從」,蓋日主浮根,地支悉數化為官煞,弱到無以自恃。不過八字並無假從格,要嘛就從,要嘛就不從,絶無從一半或假裝從的道理。準此而言,日主失令、虛浮,理應棄命,但是放棄比劫之後剩下火土金水,超過三個,故難以言棄,仍將以印比為用,條件不高,難以興發。有些大師指出,巳酉丑三合金局(地支全部合化金),當為一個從金水的棄命格;但依我看,三合是不存在的,巳與丑也不可能產生質變。
  無論如何,徐氏說的「節氣深淺」,不過是一種堵住別人的嘴巴的方法,節氣深淺是啥,它與人類命運的關係何在,包括徐氏在內,恐怕沒有幾個人弄得懂。


  婚姻的成敗除了牽涉兩人的意願與心理狀態外,還包括家族意識、社會環境以及一些性格上的差異,若想討論,必須提示兩個八字,仔細比對,觀其成敗;易言之,單憑一個八字討論起來必像霧裏觀花。不過古代大師都是天縱英明,他們堅定地說,「財為妻星,日支為妻宮,日支見比劫,為剋妻之徵,例如坐下陽刃、日支專祿也是」;所謂刃,例如日主為甲,見卯為刃,也是劫財;例如日主為庚,見酉為刃,也是劫財。所謂祿,例如日主為甲,見寅為祿,就是比肩;例如日主為庚,見申為祿,也是比肩。此外坐下陽刃,就是日支坐刃,這種現象只有丙戊兩日(丙午、戊午)具備;上述都是十二長生的概念。
  妻宮逢比劫就會剋妻,究竟統計了多少命例終於得出如此結論,當然不得而知;若只是自己的想像,則什麼都不是。由此觀之,那些理論雖然擲地有聲,卻極易被人駁倒,大師一旦無法自圓其説,就會借尿遁走。我們常提一個問題:「從老張的立場看,他的八字具有大師提示的離婚條件,從張嫂看卻沒有,那麼他們還會離婚嗎?」多數人會答「不會」,少數人則說,「既然註定離婚,無論娶到誰,照離不誤,人畢竟無法抗命。」這種說詞充滿無奈的定命思想,不足以討論命運;還有一個老問題:「老張先後認識王林李陳四位小姐,他最後娶了李小姐,那是命中註定嗎?」點頭與搖頭的人同樣多,也怪異至極。

壬 丁 辛 乙
寅 卯 巳 酉
  這個八字載於《命理一得》中,離婚的原因是啥,徐氏沒有說明,他也許説不出來,乾脆置若罔聞(徐氏提示此一八字,也許當作一道試題,由讀者自己作答)。

  那麼「從哪裏看出他已經離了婚?」答案是「從哪裏都看不出來」;為什麼?因為離婚不是一個命理問題,而是一個現實問題,因此必須從現實中找答案。除非同命者都離了——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是説,命理必須探討吉凶,但是離婚並無不涉及吉凶。
  下列這個女命相當薄弱,在棄與不棄之間擺盪,那是她離婚的命理因素嗎?

戊 庚 甲 丙
寅 子 午 午
  從《淵海子平》的觀點看,此女以正官為夫也就是年月雙支見午,顯示她將有二夫;此外以日支為夫宮,子午六沖,夫妻星與夫妻宮的關係搞砸了,她的婚姻好像從誕生之刻就已埋下不定時炸彈。

  子午之沖,不但夫星,受到激烈重挫,夫妻宮也遭到無情的摧殘,因此斷她離婚還算客氣呢!有些大師只瞧一眼,當場鐵口直斷她非剋夫不可。
  有人質疑道:「假設有人希望閣下幫他算算看何時離得了婚,豈非只能望穿秋水!」坦白說就算把我的筋抽了,依舊辦不到,那絶非世俗所謂的「斷和不斷離」(或稱勸和不勸離),而是從命理中根本找不到那種軌跡。「假此造設棄命從勢,命運從此趨於緩和,也許可以不離婚了,但是棄得了命嗎?」這個問題應從兩個角度談論,其一是離婚的問題,其二是棄命的問題。關於前者,離婚純屬外境造成,與八字的關係微乎其微;關於後者,日主一來失令,二來虛浮,似乎可以棄命,不過放棄比劫之後還剩木火土金四種五行,那麼棄命不成而只能按扶抑取用法,也就是以印比為用。
  命中有印無比,根基脆弱,一至於此,卻不能從旺神而去,反而必須與旺神對抗,這樣的人生勢必悲慘萬狀,似乎只能默默地承受著命運之神的摧殘而無力振衰起弊,最後選擇離婚,出於這種無奈也說不定。

己 癸 丁 戊
未 丑 巳 戌
  大師斷說,七歲甲辰那年與年柱戊戌反吟,因此父親病卒;十九歲丙年地支沖刑並見,移居美國。二十歲丁巳年與男友發生超友誼關係,二十六歲癸亥年墮胎,翌年與此男友結婚;三十歲丁卯年返國,卻與前男友幽會。

  此女的感情之所以如此波折,必有一些內在心性的因素在焉,根據大師的説法,那是「夫妻宮三刑」所致——三刑例如地支見寅巳申、丑未戌、任何人犯此,婚前易為水性楊花,婚後則經常發生額外遇。「對嗎?」當然不對;大師只不過是套合此女的際遇,他的祿命觀與前面三徐堪稱一丘之貉。


  原文與原註都費了極大的精神探討六親的興衰,任氏也殫精竭慮試圖解説親緣的厚薄,真的非常可敬;雖然明知這類問題的討論是白費心思的,卻也無可奈何,畢竟我們只是在做評註,而非撰寫一本八字專書。即使如此,我們仍願費力進行論述,趁此糾正一些錯誤的觀念,感覺這種努力功不唐捐。
  「古籍記載那些斷驗記錄絶非無的放矢,他們都是天縱英明,按理說那些推論都是金科玉律,如今卻被批評得體無完膚,這又是為什麼?」本書陳述的內容多半艱澀難解,現代人不懂,古人更不懂,因此我們犯不著薄今厚古,認為那些古人都是「古聖先賢」。對於六親的解析,某大師曾説,一本專門觀測親情緣分的祕笈在明清之際突然失蹤了,後人因此不知該如何推論;我進一步洩漏天機說,那本書原是兜率天宮的萬靈寶物,白鶴童子盜取後送到人間的,後來又被太上老君攝收回去了。其實那是誤認,一種忽視學理推論的誤解,我們必須理解到一事,親情都具有個別差異性,從共同的八字中無力推論這種特性,其理甚明。
  究實地説,任氏也是一個受害者而非加害人,他沿襲劉伯溫(假設他真的是作者)的觀念,因此諸多的「任氏曰」都在替原文或原註粉飾太平;他溫柔敦厚,多數情況點到為止,我則是大刀闊斧,凡是我看不慣的或與現代學術有悖的,一概無情揭露出來並且大肆修葺一番,我深覺要做就要這樣乾淨俐落,否則我乾脆寫科幻小說去了。
甲申年小暑之月
序於高雄了無居士工作室

目錄

八字中的六親難題(自序)
夫妻
子女
父母
兄弟
何知章
何知其人富
何知其人貴
何知其人貧
何知其人吉
何知其人凶
何知其人壽
何知其人夭
女命章
小兒
才德
奮鬱
恩怨
閒神
從象
化象
假從
假化
反局

購買過此商品的人還購買過

商品標籤

會員才可增加商品標籤

會員評論(共0條評論)

  • 目前沒有任何會員發表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會員帳號: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