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目前位置: 首頁 > 五術書籍 > 八字 > 滴天髓闡微現代評註(1)

相同作者的商品

瀏覽紀錄

滴天髓闡微現代評註(1)

滴天髓闡微現代評註(1)

prev next

  • 商品編號: dg0501
    出版社: 大冠
  • 作者: 劉伯溫著 了無居士評
    出版日: 2003/08/10
    ISBN: 9572863142
    ISBN13: 9789572863145
    商品狀態: 絕版
    精平裝: 平裝150x211mm
    頁數: 317
  • 定價:  NT$ 300元
  • 點擊數: 5225
    會員評價: comment rank 5
  • 已售完,請參考其他商品.

商品說明: 

  《滴天髓》據傳明朝軍師劉伯溫所著。後世有人註過一次,到了乾隆年間,任鐵樵又註過一次,從乾隆到今天整整過了兩百年,應該要有新的評註本出現才對;時空不同了,尤其在多元化的社會中,就算普羅階層,對於命理與命運必有新的見解,因此不能再拘泥於那些古老的觀點。
  了無居士研究命理多年,是近代少數願意發心深入其境,費力探討五術的人,無論在斗數或者八字的領城中,都有極其卓越的成績,二十年來出版過五十本命理專書,儼然成就一家之言,由他來評註這本古籍不但當仁不讓,而且不做第二人選。
  眾所周知,了無居士的筆鋒凌厲,筆觸優雅,潑辣卻仍不失幽默,筆尖常帶感情,解析諸多的命例宛如庖丁解牛,游刃有餘,不讓任鐵樵先生專美於前。

袁序

  「壬申孟冬,句章蘅園主人偕其哲嗣簠齋及老友陳君莘莊、林君茹香,因事來鎮,乃蒙謬採虛聲,引為知命,召余讌飲於李氏挹江樓上,一見傾心,知為豪傑之士;余贈詩有句云,『相逢邂逅渾如舊,閑話陰陽共樂天』,簠齋工詩能文,其酬詩有云,『媿我十年初學易,心欣康節樂追陪』,虛懷若谷,令人心折。
  翌日,孫君偶以精鈔本,任鐵樵先生增註之《滴天髓闡微》見示;余披閱至再,知其以古本《滴天髓》正文為綱,古註為目,古註外,復增新註,闡發要旨,並於逐條,排列命造,以資佐證,學宗陳沈,筆有鑪錘,理必求精,語無泛設,誠命學中罕見之孤本也。
  及觀觀復居士原跋,乃知此書為海甯陳氏藏本,並謂安得有心人,壽諸梨棗,以廣流傳。余遂起謂主人曰:『嘗聞張文襄公云,立名不朽,莫如刊布古書,其書終古不廢,則刻書之人終古不泯;且刻書者,傳先哲之精蘊,啟後學之顓蒙,亦利濟之先務,積善之雅談,君其留意及之……。』與未竟,主人躍然曰:『此書論命有道,寫作俱佳,余早有影印出版,公諸同好之心。』簠齋又曰:『家大人謀印此書,籌之熟矣。陳君、林君復謂余曰:『吾等力任校讎,乞先生以言弁其首,可乎?』余頷之。
  今歲初夏,簠齋果以是書影印本四卷,郵寄至鎮,並函索序言,以踐前約。余迴環盥誦,至卷二第四十五葉,載有鐵樵先生命造,為癸巳,戊午,丙午,壬辰,始知先生乃乾隆廿八年四月十八日辰時生;觀其敘述本命有曰,『上不能繼父志以成名,下不能守田園而務本』,始知先生之先德,必為名宦,先生之家產,必為中人。又曰『至卯運,壬水絕地,陽刃逢生,變生骨肉,家產蕩然』;又曰,『先嚴逝後,潛心命學,計為餬口』,始知先生學命之年已逾三旬矣;又曰:』予賦性古拙,無諂態、多傲骨,交遊往來,落落寡合,所凜凜者,吾祖若父,忠厚之訓,不敢失墜』,吾於是知先生之人格,必為亮節高風,安貧樂道也。
  再證以卷三第十二葉,某君癸巳命,有曰,『余造年月日皆同,換一壬辰時,弱煞不能相制,亦有六弟,得力者早亡,其餘皆不肖,以致受累破家』,吾於是知先生之友于兄弟,困苦不辭也。再證以卷二第七十四葉,某餼生壬子命,有云『丁巳運,連遭回祿,查該生之命,五十六歲,始行丁運,適在道光二十七年,歲次丁未』,可以知先生壽已七十有五,猶垂簾賣卜,勤勤懇懇,為人推命也。
  觀復居士原跋,謂陳君言,『任先生,何時人,吾生也晚,不及知』,此殆未觀全書,而不諳命學之故。至任先生里居,原書未載,不敢臆斷,然觀其書中增註,大都採自《命理約言》、《子平真詮》、《約言》,為海甯陳相國素菴著,《真詮》,為山陰沈進士孝瞻著,二公者浙人也,書世無刊本,間有私家傳鈔,亦必浙人為多。陳相國謝世於康熙五年,沈進士通籍於乾隆四年,以先生乾隆三十八年誕生計之,其相距遠亦不過甫逾百年,近僅數十年耳。
  由是觀之,先生殆亦為浙人乎?《約言》,《真詮》學說,余素所服膺,曩著《命理探原》,採錄不少,然以鐵樵先生之《闡微》較之,又有泰山培塿之判矣。蓋先生研精覃思,匪伊朝夕,故能綜貫本末,發為文章,其論五行生剋衰旺顛倒之理,固極玄妙,尤以『旺者宜剋,旺極宜洩』,『弱者宜生,弱極宜剋』二條,最為精湛,至云。
  至云,人有厚薄,山川不同,命有貴賤,世德懸殊,此又以天命而合地利,人事言也;故其為人論命,嘗曰,某造『純粹中和,太平宰相』;某造『仕路清高,才華卓越』;某造『經營獲利,勤儉成功』;某造『背井離鄉,潤身富屋』;某造『貪婪無厭,性情乖張』;某造『揮金如土,破家亡身』;某造『不事生產,必有後災』;某造『出身貧寒,為人賢淑;某造『青年守節,教子成名』,某造『愛富嫌貧背夫桒子』;某造『若不急流勇退,能苶意外風波』;某造『蒲柳望秋而彫,松柏經霜彌茂』,……;袞褒斧貶,莫不各具苦心,大義微言,要皆有關世道,古之君子,所謂既沒而言立者,其在斯人乎。」
  讀者若徒以命學觀之,舉一遺二,見寸昧尺,其亦有負蘅園喬梓影印流傳之盛意也已。
  【語譯】壬申年(1932)冬天,句章縣蘅園主人偕同他的兒子簠齋先生與老友陳莘莊、林茹香,前來本鎭辦理要事,蒙他讚美並引爲知己,邀約我在李氏挹江樓上吃飯喝酒;我們一見如故,也獲知他是世上難得的豪傑之士。我於是贈他一詩,其中兩句:「相逢邂逅渾如舊,閑話陰陽共樂天」(雖是偶然相遇,卻像好友重逢一般地把酒閒談陰陽五術),簠齋先生也擅長寫詩,屬於能文之士,他的酬答詩是,「媿我十年初學易,心欣康節樂追陪」(我學易十年卻沒什麼成就,仍然願意愉快地與你們談天說地),虛懷若谷的性情,令我非常折服。
  翌日,孫君突然拿出一本抄寫精美的書冊給我觀看,就是任鐵樵先生增註的《滴天髓闡微》:我再三翻閱,知道這是以古本《滴天髓》爲綱要,不但有古人的註解,而且添增了一些新註,闡明重要的旨意,並且逐條排列命造,作爲佐證。學習宗陳(素菴)沈(孝瞻)的方法,刀筆功力千錘百煉,理論精益求精,語詞中微帶清淡,雖平鋪直敘而有精湛的寓意,誠然命學中罕見的孤本。
  等到我讀了觀復居士的原序,知道此書原是海寧陳氏的珍藏,他希望找到有心人助印,延續學問的慧命,廣爲流傳。我對蘅園主人說:「過去聽軍機大臣張之洞先生說,一個人想要留下好名望,沒有比刊布古書更能迅速達到目的;不但讓這些好書千古不廢,而且刻書的人也能千古留名。那些書籍無不記錄了古聖先賢的智慧,藉此啓發後學,也是一種利他濟世的義舉,積德行善的美談,先生一定留意到這點……。」我的話沒說完,蘅園主人躍雀地說:「此書談論命運,條理井然,文章結構優美,早有影印出版,頗得同好的歡心。」簠齋先生也說:「家父想印此書,籌備的時機已經成熟了。」陳林兩位先生告訴我說:「我們願意免費校對,希望先生寫篇序放在前頭,可以嗎?」我欣然應允。
  今年初夏,簠齋先生果然把該書影印本四卷郵寄到我家,並附上一函索取序言,藉以履行前約。我一再研讀,發現卷二第四十五頁中載有任鐵樵先生的命造:癸巳、戊午、丙午、壬辰,始知先生生於乾隆廿八年(1763)四月十八日辰時;他自批己命時曾說:「對上而言,我無力繼承父親的志向,揚名立萬;對下而一言,我不能固守田園,做好我的本分。」方知任先生的祖先必是高官顯爵,家境應屬中產階級。他還說「到了卯運,壬水絕地,陽刃逢生,變生骨肉,家產蕩然」;他又說「先父逝世,我潛心學習命理,不過是想賺錢餬口」,我才知道任先生學習命理已逾三十年;隨後他又說:「我生賦古拙,缺乏一種諂媚之態,卻多了一份倔傲之骨,因此與人交往,落落寡歡;不過我的稟賦剛毅,祖父像嚴父那樣期許我,他忠厚傳家的教訓,讓我始終不敢迷失方向」,我因而知道先生的人品高尚,堪稱光風齋月,故能安貧樂道。
  我再翻閱卷三第十二頁,某君生於癸巳年,任先生說,「我的命造年月日皆同,只換一個壬辰時,因此弱煞不能相制;我也有六個兄弟,幫得上忙的早夭,其餘的一事無成,以致受累破家。」我也知道任先生對兄弟照顧有加,就算自己困頓非常,從不拒絕協助他們;我再翻到卷二第七十四頁,某秀才爲壬子年命,任先生批說,「丁已大運,家裏發生火災,查該秀才的命格,五十六歲高好才交丁運,這是道光二十七年(1847),歲次丁未」,證明任先生壽高七十五,還在設硯賣卜,勤勞誠懇,替人推算命運、枚卜吉凶。
  我看觀復居士在書後文中指出,他對陳先生說,「任先生是哪個時代的人,我生得太晚,不得而知」,那是沒看完全書,也不懂命理之學的緣故。任先生故鄉在哪,書中未曾交代,我不敢臆斷;但我發現那些增註大多採自《命理約言》、《子平眞詮》,其中《命理約言》是海寧陳相國素菴的著作,《子平眞詮》爲山陰沈進士孝瞻的著作,這兩位前輩都是浙江人。此書並未公開發行,其間雖有私人傳抄,也以浙人爲多。陳素菴相國謝世於康熙五年(1666),沈進士通籍於乾隆四年,任先生乾隆三十八年(1773)生來計算,相差最遠也不過一百來年,近則數十年。
  由此觀之,先生莫非也是浙江人?《命理約言》、《子平眞詮》這些學說一直都是我所敬佩的,我從前寫《命理探原》時,採用了不少,但與鐵樵先生的《滴天髓闡微》比較,他的書好像泰山,我的書則如旁邊的小土堆。任先生憚精竭慮,不分晝夜地深究,得以貫穿命理知識的本末,寫成千古流傳的文章;他談論五行生剋、衰旺顚倒的道理,極爲玄妙,尤其「旺者宜剋,旺極宜洩」,「弱者宜生,弱極宜剋」這兩項,最爲精湛。
  至於世俗說的「人有厚薄,山川不同;命有貴賤,世德懸殊」,這是根據天命合於地利,並及於人事而說的;任先生替人論命曾經如是說,某人「純粹中和,太平宰相」;某人「仕路清高,才華卓越」;某人「經營獲利,勤儉成功」;某人「背井離鄕,潤身富屋」;某人「貪婪無厭,性情乖張」;某人「揮金如土,破家亡身」;某造「不事生產,必有後災」;某人「出身貧寒,爲人賢淑」;某造「青年守節,教子成名」,某人「愛富嫌貧,背夫棄子」;某人「若不急流勇退,能苶意外風波」;某人「蒲柳望秋兒凋,松柏經霜彌茂」,……;如此這般,褒如華袞,貶若斧鉞,無一不是別具苦心,其中的微言大義,每項都是有關世道人心的啓迪,古代君子說的「人人雖死了,他的言論還在影響後世,顯示這是事在人爲」。
  如果讀者以迷信看待命理之學,讀過即忘,好像看見寸就忘了尺,那麼就有負蘅園先生辛苦影印流傳的美意了。
民國二十二年 歲次癸酉夏五月庚寅朔越二十有一日庚戌 鎮江袁樹珊撰

孫序

  「命理之學,由來久矣,古之言命者簡而賅,故庖羲曰正命,仲尼曰天命,老聃曰復命,類皆以得之於天,賦之於人者,正其性,循其理,以安其命而已。後世不安於天理之自然,旁趨曲解,以取悅當世,蓋騖於理之外而流於術,牽引附會,學者遂愈趨而愈岐,雖然以理定命者,所謂以簡御繁,固為順天之正,而以術合理者,果能以繁就簡,亦足探命之原,特精斯道者之不數覯耳。
  《滴天髓》一書,相傳為京圖撰、劉誠意註,取通神、六親為兩大綱,自天道至貞元,凡分六十二章,析理竟原,悉臻微妙,第其辭旨古奧,學者病之,余夙好星命之學,暇輒披覽,亦患少心得。去歲,有持示是編者,讀任鐵樵先生增註,喜其分篇詮釋,援格舉證,於天地陰陽之分化,三元五行之推旋,反覆引申,辭明理達,使曩所扦格者,罔不觸類旁通,翕歸於理,其為作者功臣,而足以津粱後學,信矣。
  逮觀觀復居士書後,始知書藏海甯陳氏,為觀復假於陳而手錄之者,原刻已燬於火,則斯篇已為海內孤本,彌可寶貴;向使陳氏祕藏不以示人,雖示人而無若觀復之樂為手錄者,是書安得復見於世耶!今既幸見之,苟無以善其後,終至若陳氏原本之歸於湮沒,且繹觀復書後語意,非廣為流傳,壽諸梨棗,不大負增註者啟發古書之精蘊,手錄者嘉惠後學之苦心乎!爰付影印,公諸同好,署曰《闡微》,異於眾也。
  惜觀復居士不詳其時代姓氏,僅於文字間譯其言而察其行,殆亦古之安命達理,好術數而邃於學,所謂隱君子之流亞歟,方斯人欲橫流之世,使讀者鑒其盈虛消長之理,示天心之默運,範世道於隱微,俾頑者儆、靡者奮,豈不足為覺世牖民之助哉。天下事莫非緣法,茲編祕藏於陳氏有年矣;既得鐵樵之增註,觀復之手錄,復柔余為之刊行,數子者生不並代而志同道合,此中之展轉引致,雖曰人事,夫豈偶然哉。」
  【語譯】命理之學存在的時間甚久,古人談命三言兩語,堪稱言簡而賅,因此伏羲說的「正命」,孔子說的「天命」,老子說的「復命」,這些都是從大自然的運作中悟得的經驗,然後賦於世人,藉以端正性情,循著正理,認清命運之學的眞相。後世之所以漠視天理,多半是故意曲解,藉以取悅世俗,因此拚命在規則之外發揮,因而流入江湖,成爲一種末路之學,牽強附會,學者的研究因此愈來愈分岐,雖然都用學理探討命運,所謂以簡御繁,固然順應天道,讓五行合於正理,果能因繁就簡,也足以探索命理的根源,精於此道者豈能失之交臂。
  《滴天髓》相傳爲京圖所著,劉誠意評註,包括「通神」、「六親」兩個大綱,然後分門別類,從〈天道〉到〈貞元〉共計六十二章,分析道理,窮究根本,無一不臻於至境,尤其辭意古奧艱澀,學者往往難以領悟,我早年熱愛星命之學,閒暇時間總愛翻卷閱讀,也覺得沒獲致什麼心得。去年,有人出示該書,我讀過任鐵樵先生的增註,喜愛他分篇詮釋,依格舉證,對於天地陰陽的分辨、三元五行的推論,反覆引申,辭既明而理已達,過去所有的矛盾從此通暢,觸類旁通,無不歸於正理,作者的功勞甚鉅,足以啓發後學,這點我是相信的。
  等我讀了觀復居士的書,方知原本應該書藏於海甯陳氏家中,觀復居士向陳氏借來抄錄,原來的刻本據說已經燬於戰火,那麼這個手抄本堪稱海內孤本,彌足珍貴,不在話下。過去陳氏祕藏而從來不示於外人,或者雖然出示了,若無觀復居士這種有心人樂於抄錄,該書怎麼可能重現於世!現在有幸看見了,我們若不能善待它,終究像陳氏的原本那樣走向湮沒的命運。我看觀復居士寫的書後語,想到不廣爲流傳,讓它永遠流傳下去,那才辜負增註者啓發古書,抄錄者嘉惠後學之苦心呢!交付影印,公諸同好,書名叫做《滴天髓闡微》,以示不同於其他的著作。
  遺憾的是,觀復居士不知任先生所處的時代與姓氏,僅在文字之間翻譯他的言論並觀察他的行爲,覺得這也是古人安身立命的道理,雅好術數者深入其間,成爲一個隱姓埋名的正人君子。際此人慾橫流之世,讀者得以鑒別生命的盈虛、消長,顯示天地良心默默運作,規範世道於如此隱密微細的方式,從此頑劣者恭敬、奢靡者奮發,難道還不足以讓我們這些凡俗之輩警覺嗎?天下之事不離因緣所生法,這本祕笈珍藏於陳家已有一些年代了,既然獲得任鐵樵先生的增註,又有觀復居士的手抄,然後由我來刊布,我們雖然生於不同年代,卻是志同道合,這方面的軌跡輾轉發生,雖然不無人事的安排,難道也算一種偶然嗎?
中華民國二十二年歲次癸酉五月 蘅園主人識

了無居士序

  《滴天髓》據說是劉伯溫的著作,他是朱元璋的軍師兼明朝開國元勳,屬於民間傳說中足以呼風喚雨的神仙級人物;根據史籍記載,劉氏並無此一著作,甚至那篇《燒餅歌》預言也是僞託的。他後來被宰相胡惟庸設計毒殺,壯志未酬身先死,試想連歷代的興衰都瞭若指掌的人,爲什麼逃不過殺身之禍呢!
  評註八字古籍尤其《滴天髓闡微》是我多年來的心願,如今即將陸續完成,簡直比作者劉伯溫、增註者任鐵樵還要高興。八字流傳的古書甚多,這是一本稱得上典籍的作品,任氏的註解非常精采,所舉命例也多,不像後來的《子平眞詮》、《命理約言》,不但語詞艱澀,而且只是文字敘述。
  此書有個原註,不知何許人,顯示在任鐵樵先生之前就有人提出註解,只是並未闡述什麼道理,差點就被埋沒,尤其任氏的增註出現後,原註就變成可有可無了。其實任註也未普傳,依我看也許是後世不愛讀書,尤其閱讀這類古書,總有一些隔閡,難以跨越。直到民初,兩位八字大師在無意中獲得此書,一爲袁樹珊,一爲徐樂吾,他們在激賞之餘,決定公諸於世,袁本叫做《滴天髓闡微》,徐本叫做《滴天髓徵義》。從內容看,袁本比較忠於原著,徐本加入太多個人的意見,甚至感其不足,還將原著重新補註一番。
  缺點當然也不少,無論原文、原註或者增註,似乎都不知八字屬於共性推論,只能探討一些事項而無力探討所有的事項尤其陞官發財、親情緣分以及各種災難等等,這是命理(八字、斗數)永遠逾越不了的極致。我們也不想厚誣古人,因爲現在許多大師對上述現象依舊懵懂。此外當然就是乾支的合化問題;天干五合、地支六合以及三合、三會甚至合化(化氣)等等,在古代社會中都是充分利用,無役不與,全篇累牘,都在合與化中糾纏不清,不但有指鹿爲馬之嫌,而且讓人眼花撩亂,我在這上面幾乎每次都要大戰三百回合,辛苦異常。
  在喜用的取捨上,任氏頗多遷就事實的情形,也許他自認非此不可,也許只爲套合某些事蹟;無論如何,在許多關鍵事項上說不清楚,或愈描愈黑、愈說愈含混,這個部分就靠我來替他解說了。
  現代的八字推論離不開喜用神,在明朝之前,喜用仍然只具雛型,缺乏一些系統與規格,清朝以後終於逐漸發展出來,不過距完備仍有一段距離,至少在我看來,要到民初以後才總算摸清一些方向。目前通行的取用捷法大致不出徐樂吾在《子平粹言》上列出的五種:扶抑、調候、病藥、通關、專旺,台港的八字學者與算命先生用得駕輕就熟,事實上調候、病藥與通關均無意義,專旺則已被歸類爲兩神成象與三神成象只剩一個扶抑可用。
  現代人一瞧古文,臉立刻拉下來,雖然清朝的文言文已經非常淺白了,遺憾的是,任氏的文字讀來仍覺十分困難,若不加語譯,恐怕沒幾個人願讀。目前台灣坊間出版的八字古書都是照相出版,文字聱牙詰屈,慘不忍卒讀,因此稍作語譯,讓所有的人都能讀,也算功德一件。命例實在太多,一旦全部語譯,勢必要耗費更多的篇幅,所幸這個部分勉強可讀,就不再多此一舉了。
  大冠出版社遊先生應允先把全部文字輸入電腦,讓我有充分的時間構思,否則讓我一面打字(輸入全文),一面做評註的工作,說不定早就累垮了;此書既然精采絕倫,豈能率爾操觚,而是費盡心力予以完成,才不辜負前輩學者的苦心。我的評註文字增加不少,必須裝成四冊才能完全容納,一化爲四,我同樣要付出許多精神,絕不亞於原著。
  八字的取用既然如此舉足輕重,那麼就非仔細探究不可,自古以來,這方面的探究不但速度緩慢,而且眾說紛紜,呈現「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之勢;例如被許多大師推崇的《窮通寶鑑》(又稱《造化元鑰》、《攔江網》)其實只是想到哪裏,做到那裏,毫無規則可言。有鑑於此,我們特地整理並提出新的取用方法,供做參考;新法必然異於古法,槪分一般格局、特別格局與順局三種:

一般格局
  大致上說,傳統的扶抑用神可以歸於此項之中,它的通性就是身旺者以食傷生財或財生官爲用,身弱以印比爲用,這點倒是沒什麼爭議。現在的問題是,旺弱的標準古今稍異,同樣一個八字,有人說它旺,有人說它弱,似乎缺乏一個衡斷的標準,因而影響喜用與忌仇的判別,令人無奈。

庚 壬 壬 癸
申 午 戌 巳
  壬水生於戌月失令,按理說應該身弱,但是印比天透地藏,高達五個,無形中轉旺,反而可在食傷生財,財生官中擇其一而用,前者主富,後者主貴

乙 丙 辛 庚
未 辰 巳 申
  丙火生於巳月當令,理論上應算身旺,事實不然,因爲印比只得其三,干支盡是剋洩之物,逐漸轉弱,此時反而需要印比助起一臂之力,才能活得自在。

特別格局
  此格建立在「有官先論官」或「有煞先論煞」上,易言之,天干一旦透出官煞,就符合特別格局的條件。命中有官,現實中有官,這是古典命理堅持的原則,現代人似乎也持此觀,只不過對做官比較不那麼熱衷而已。
  官煞透出,直接攻身,此事非同小可,究竟如何選用,就要有些計較了;方法其實很簡單,比較印比與財官的勢力,結果出現了兩種現象:

(一)當印比旺於財官時,使用財滋弱官爲用。
癸 丁 庚 甲
卯 亥 午 寅
  丁火生於午月,日主當令,印星天透地藏;煞星透出,比較日主之勢與財煞之勢後,發現比例是五比三,顯然身旺,毫無疑問地應以財煞爲用。

(二)當印比弱於財官時,理論上只能以印比爲用,才算適當;不過這是特別格局,故有兩種特殊的取法:
A日主紮有強根,可用食神制官煞或傷官駕官煞。
甲 壬 戊 庚
辰 子 寅 辰
  壬水生於寅月,日主失令,印比只得其三,食傷財煞卻有五,顯然身弱;由於日主紮了強根(子),有根可託,此時可取時上食神制煞爲用,這是武職顯貴,現代說法是從事波動行業,在技術業中安身立命,多能出類拔萃。

B日主只紮微根,氣勢攸弱,則只能使用印化官煞。
戊 壬 戊 戊
申 辰 午 寅
  日主失令,干支一片剋身之物,身弱無疑;壬紮根於辰申,難以言棄,那麼就得妥善處理這些煞星了。由於日主只紮微根,因此只能用印化煞;用印化煞者將只有用神而無喜神,蓋喜神爲官,既然身至弱,沒有用官煞之理。

順局
  專旺格指印比成群,五行集中,過去的觀念是,這種人態度積極,攻城掠陣,所向披靡;傳統的專旺格都是順局,包括曲直仁壽格、炎上格、金剛格(又稱從革格)、潤下格、稼穡格,依據氣候的不同而加以分類。

甲 癸 甲 癸
寅 亥 寅 亥
  兩組干支的五行相同,全局只見水木兩種,當然不再考慮旺弱的問題而確定那是一個順局之命,也就是兩神成象;水木順生,可順而不可逆,逆其旺神,必有災難掩至。這類命格非常柔和,蓋所有干支皆爲喜用,堪稱左右逢源,無往不利。

(一)兩神成象。
甲 癸 甲 癸
寅 亥 寅 亥
  時干這個癸無根,似可置之不論,那麼這是一個兩神成象,從前叫做炎上格,依舊可順不可逆,行運以不逆其旺神爲準。癸雖被棄置,再見金水就會還魂,形成水火相戰之局,徒然攪亂了人生的布局,甚至可能帶來許多的災厄。

(三)三神成象。
甲 丙 丁 戊
午 寅 巳 寅
  日主當令,干支一片木火,可入傳統的炎上格,不過說它是三神成象也許更恰當,蓋年干戊透出,木火順流而下,可順不可逆;行運見金水逆其旺勢,當有不請自來的災禍。全部干支概爲喜用,天下之大,任憑驅馳。

  棄命格必須符合兩個要件,其一是日主失令,其​​二是日主虛浮,自己無法維生,只好向旺神投降;此後就以旺神爲馬首是瞻,而不再考慮自身的旺弱。因此棄命格也算是一種順局,其喜與用,仍然可順不可逆。

丙  乙 己 己
戊  酉 巳 巳
  乙生巳月失令,地支完全不見木字,顯然虛浮;火土金獨旺,若不棄命,等於那些干支槪爲忘仇神,他還活得不下去嗎?
  棄命之後,又該何去何從?當然從火土金,古人稱之爲從勢格。

  上述諸項(一般格局、特別格局、順局)足以涵蓋所有的命理結構,沒有一個八字不被納入其中,堪稱一個極有系統的規則,值得學者參考;因爲篇幅有限,此時此刻只是提供一些原則,未來還有詳盡的說明。有朋友問道:「上述諸格之中,哪種獲致名利最快?」根據我們研究,有官先論官(有煞先論煞)中的財煞格或食傷制煞最速,其次是一般格局中的身旺以食傷生財或財生官爲用,最後才是順局。由此觀之,順局命最無作爲,蓋一世優遊,耽於安逸,誠然一個吉命,相對說法是這種人不太可能擁有大成就。
  從時間加以分割,清朝以前的命理可以歸入古典的範疇中,我在書中說的「古典命理」概指此而言。在那個年代,專旺格被認爲最能發揮潛能的一種,許多達官顯爵無不形成此類格局,因此中舉陞官、獲致功名利祿,宛如桌上拿柑。不過現在的經驗指出,當喜用神愈多時,成就相對愈低。
二○○三年初夏
序於高雄了無居士工作室

目錄

袁序
孫序
了無居士序
天道
地道
人道
知命
配合
理氣
天干
地支之一
地支之二
天干總論之一
天干總論之二
天干總論之三
天干總論之四
形象之一
形象之二
方局

購買過此商品的人還購買過

商品標籤

會員才可增加商品標籤

會員評論(共0條評論)

  • 目前沒有任何會員發表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會員帳號: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