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目前位置: 首頁 > 五術書籍 > 民俗宗教 > 空行法教:蓮師親授空行母伊喜.措嘉之教言合集

瀏覽紀錄

空行法教:蓮師親授空行母伊喜.措嘉之教言合集

空行法教:蓮師親授空行母伊喜.措嘉之教言合集

prev next

商品說明: 

  《空行法教》是選自數種伏藏的教言合集,是蓮師於西元九世紀住在西藏時所傳下的實修口訣,包含了皈依、菩提心等佛法的基礎及上師和本尊的甚深教法。
  這些教言,由蓮師的主要弟子、卡千公主空行母伊喜.措嘉輯錄而成。伊喜.措嘉是金剛瑜伽女的五位空行母化身之一,體性上也是蓮師自己的化身之一。她的出世,是為了襄助蓮師在雪域西藏弘傳金剛乘,尤其是伏藏的法教。
  本書以西元十二世紀伏藏師娘.讓.尼瑪.沃瑟所取出的伏藏為本,編者所採用的是數十年前由一位中亞探險家自某座蒙古寺院攜回、收藏在丹麥皇家博物館中的手稿。閱讀或聆聽他人讀誦《空行法教》,可縮短親見蓮師的距離,並將於成佛道路上成為源源不絕的鼓舞泉源。

  在《空行法教》中,蓮師透過與伊喜措嘉佛母對答的方式,把整個藏傳佛法的修道次第,做了一個完整、明確的說明:從皈依、發菩提心、密乘的誓戒、選擇與依止上師、本尊修法,到心性的禪修與中陰指示,清楚、平易、且精要地娓娓道來。尤其在後面的章節中,關於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的觀修,以及如何閉關等,皆有重要的闡述,精闢、翔實而且完整,是中文相關出版品中少見的第一手資料。這些文字,說來簡單,實則不易,但對於真正想要實修或是探求內在世界的人們,肯定會是一生最為忠實、助益的友伴。

英文版譯序

  《空行法教》是選自數種伏藏的教言合集,是蓮師於西元九世紀待在西藏時所傳下的實修口訣。這些教言,係由其主要弟子、卡千公主空行母伊喜措嘉所輯錄而成。根據第一世蔣貢.康楚所著的《百位伏藏師生平》(The Lives of One Hundred Tertons)中的記載,伊喜措嘉是位空行母,寶生佛佛母、佛眼佛母的化身之一,亦是金剛瑜伽母以凡夫女身的示現。她在蓮師住藏期間親侍蓮師,其後堅忍不拔地禪修,終於證得和蓮師相等的成就。她的悲心無與倫比,加持力源源不絕。
  伊喜措嘉以一種秘密符語的「空行文字」將這些口訣寫下,成為伏藏加以封存,以留待數百年之後的伏藏師來取出。蓮師曾親自預言了這些取藏師的來歷、姓名和時間,伏藏師會在現實或禪觀中得到這些切合當時或數代後人所需的法教。此書中的每一品,幾乎都免不了提及這些教法乃是為了利益後代的行者,且「願來世得遇具器、有緣之人」!
  《空行法教》一書以西元十二世紀伏藏師娘.讓.尼瑪.沃瑟(Nyang Ral Nyima Oser)所取出的伏藏為本,我所採用的是數十年前由一位中亞探險家自某座蒙古寺院攜回、收藏在丹麥皇家博物館中的手稿。當頂果欽哲法王在西元一九七六年造訪這座博物館時,他請求參觀所有原始的手稿,並決定複製一份當時在印度付之闕如的六函書籍。在這六函書中,有一些是娘.讓大師部分伏藏法的合集,稱為《尊妃問答錄》(Jomo Shuler),這函書後來由頂果法王在新德里的印經師謝拉.直美重新予以翻印。後來,當我將這本新書呈給珠古.烏金仁波切時,他很高興能讀到此書,並大力鼓勵我將它翻譯出來。他還指出有另一本娘.讓大師類似的伏藏合集,叫做《娘氏直指口訣》(Nyang-gyi Martri)。蔣貢.康楚深覺此文獻的重要性,於是將它收錄在六十函的《大寶伏藏》(Rinchen Terdzo)中。當我比較這兩份手稿時,發現它們同樣收錄了蓮師的無價教言,但有些內容相同,有些則大幅迥異,顯然是來自不同的出處;當蔣貢.康楚在輯錄《大寶伏藏》時,《尊妃問答錄》尚未面世。
  娘.讓大師的年代距今已有八百年之久,在這數百年中,每回抄錄的手稿必有相當的疏失和貽誤,即便在這兩者之中的誤失,也不見得相同。因此,我必須倚賴第三種合集:即西元十四世紀大師桑傑.林巴(Sangye Lingpa)的伏藏法。這個合集有些部分幾乎和娘.讓.尼瑪.沃瑟的伏藏無分軒輊,之所以如出一轍的原因,是這兩位大師的前世,都曾同時在蓮師足下受法。娘.讓.尼瑪.沃酥是赤松德真王的轉世,而桑傑.林巴則是赤松德真次子木若.策波的轉世。這三本合集的內容,足足可再做出另四本英譯書,但我只選取了似乎與當代最相契合的部分。
  以下是摘錄自《百位伏藏師生平》中,娘.讓.尼瑪.沃瑟生平(1124-1192)的簡傳綱要:
  娘.讓被認爲是蓮師預言五位取藏法王中的第一位,他是赤松德眞王的轉世之一,赤松德真是最先迎請蓮師入藏的國王,也叫做蒼巴.拉以.美多(梵王仙花之意)。
  娘.讓在陽木龍年出生於洛札地區,是寧瑪派上師娘冬.秋吉.闊洛(Nyangton Chokyi Khorlo)之子。
  八歲時,他在淨觀中親見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和蓮師,他的禪境持續了整整一個月之久。
  某個午後,他見到蓮師騎著一隻由四部空行所撐持的白馬,並從蓮師的寶瓶中喝下甘露而得到了四種灌頂。在受灌的過程中,他經歷到天空裂開、山河大地震動,因此開始有了各種奇特的舉動,被大家認爲瘋了。
  後來他父親授給他馬頭明王的灌頂,在閉關一段時間後,他親見到本尊馬頭明王,所修法的普巴杵也發出了馬的嘶鳴聲,並且在堅硬的岩石上留下手印和足印。
  根據空行母的授記,他到了瑪沃.秋貴.札擦,得到智慧空行母授予尼瑪.沃瑟(日光之意)之名。此後,他便以此名聞名於世。
  蓮師在他面前現身,交給他一串將由他取出的伏藏名單。因此,他取出了許多函的伏藏法,其中最著名的是一整套有關八大飲血尊儀軌的《八誡善逝總集》(Kagye Desheg Dupa),以及稱爲《銅殿》(Sanglingma)的蓮師傅。
  之後,他娶伊喜措嘉佛母化身之一的玖布爲妻,生了兩個兒子:卓恭.南開.沃和南開.巴,兩人都成爲傳承的持有者。
  終其一生,他能在閉關禪修和傳法之間取得協調,其佛行事業廣佈邊陲,對佛法的延續有著莫大的影響。
  在陽木鼠年時,他以六十九歲之齡圓寂,現出諸多瑞相。
  我本人、蔣貢.康楚,得到了所有娘.讓伏藏法教的口傳,擁有九函《八誡善逝總集》的木刻版,並實修多次全部的儀軌。願以此方式,做爲我對這些法教的謙卑供養。
  以下是一些有關尼瑪.沃瑟如何真正得到《空行法教》伏藏的描述,是從其稱為《明鏡》(The Clear Mirror)的傳記中節錄而出的,收錄在《八誡善逝總集》的第二函中。
  之後,當我待在巴瑪.供的晶梨洞閉關修上師儀軌時,有天傍晚,來了位白淨的女子,自稱是伊喜措嘉,她身穿配有短圍的藍裙和一襲白絲衣,說道:「瑜伽士,你想要什麼?」
  我答道:「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佛法!」
  「那我就給你佛法,」她說著,邊把一個裝有空行母授記文獻和一百零八部問答集的小篋遞給我。
  隨後,她又說道:「兒啊,跟我到一起到屍陀林墓地去吧!蓮花阿闍黎(Acharya Padma)和八大持明,以及許多具德瑜伽士,正在辦一場盛大的法宴,而我們這些空行母,也在舉行一場大薈供,走吧!」
  我們到了那兒,見到廣大的寒林,陰森、恐怖地讓一般不具器的人難以靠近。正中央由各種寶石做成的大法座上,坐了一個有著亮棕膚色的瑜伽士,他說道:「那不是我的兒子,蒼巴.拉以.美多嗎?在輪迴中流轉,是否讓你筋疲力盡了?」他叫我坐在一堆人骨上,我就坐了。
  在他的面前,有一個用各種飾物妝點而成的大壇城,周繞著交錯的光芒,壇城旁的八個方位,各坐著印度、西藏的八大持明,他們都面帶微笑。我真是開心極了。
  然後同一位女子問我:「兒啊,你想參加薈供或是開示?」我回答:「請爲我轉法輪。」即刻我就被帶到這個大壇城入門的初階上,之後參觀了壇城的八個方位,每位大師都各自傳我八大法教的廣軌灌頂,並將傳承託付於我。
  位於中央的瑜伽士,自稱他是蓮花生大士,又名蓮師,傳給我一個文武諸尊總集的大灌頂,還給了我許多書籍,並教我唱誦的旋律。
  所有持明者同時傳授了聞思的灌頂、禪修的灌頂、弘講的灌頂,以事業調伏眾生的灌頂、金剛法王總召一切的灌頂,以及大圓滿闡釋明覺的灌頂。
  當接受了全部的灌頂後,我拿到了一個白海螺,說我可以回家了。一聽到這句話,頓時寒林和所有大師的整個場景,就彷彿是鏡中水氣蒸發般地消失無蹤。當我回復知覺時,發現自己已然回到了閉關小屋。
  我用來校正《空行法教》拼音謬誤和遺漏部分的第二種伏藏法,是由桑傑.林巴(1340-1396)所取出的。他於陽鐵龍年出生在西藏東南的工波一地,和第四世噶瑪巴、若佩.多傑同年出生。桑傑.林巴被認為是赤松德真王第二子伊喜.若巴.雜的轉世之一。西元一三六四年他取出了整套《上師密意集》(Lanna Gongdue),這是他最重要的伏藏。桑傑.林巴也被認定是五大取藏法王之一。在近代,這兩位大師的轉世是蔣揚.欽哲.旺波和迭千.秋就.林巴。
  最後,《空行法教》的末篇是伏藏師多傑.林巴上師(Guru Dorje Lingpa)有關運師的最後教言。多傑.林巴(1346-1405)也是西藏伏藏的五位最主要取藏者,即所謂的五大伏藏王之一。
  我想在此感謝曾經幫助這本書問世的每個人,特別是頂果法王和珠古.烏金仁波切兩位上師的指導和加持,瑪莎.賓德.舒密特(Marcia Binder Schmidt)對譯文的校戡和全程的控管,敏.庫斯達(Minn Coulstock)的編輯,以及芬久.雪巴(Phinjo Sherpa)在遣詞用語上的襄助。
  這本書包含了一些蓮師口傳法教的精髓,是針對一般佛法與個人如何實際修持的教授。我很高興這些珍貴的教法能以英文出版,雖然這個譯文在學術上與行文曉暢上或許不盡完善,但相信蓮師的加持力與讀者開闊、真誠之心所產生的聯繫,必能彌補這些缺憾。閱讀或聆聽他人讀誦《空行法教》,能縮短親見蓮師的距離。如同我被這些法教所深深觸動,願它們也能感動許許多多的心靈,成為源源不絕的鼓舞泉源。
艾瑞克.貝瑪.昆桑誌於阿蘇拉洞
一九八九年

中文版譯序

  其實,是毋庸多言的。當你沐浴在陽光下,是毋須多做説明,就能感覺到那遍佈的溫暖的。
  在經過一段漫長的精神歷遊,重新回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市街之中,是這些蓮師愷切、慇實與明晰的教言,幫我重新面對整個龐大的混亂與失序。就像沙林傑《麥田捕手》中所描述的,站在世界的邊緣麥田中,接住每個懵懂、衝向懸崖邊的青澀小孩,彷彿是蓮師的大手,把我傾斜的世界扶住了。所以,我想試著道出的,只有一些目睹廣大美景時的讚嘆與驚愕,或是一種見到晴空秋陽時舒坦與溫暖的感覺而已。
  在《空行法教》中,蓮師透過與伊喜措嘉佛母對答的方式,把整個藏傳佛法的修道次第,做了一個完整、明確的説明:從皈依、發菩提心、密乘的誓戒、選擇與依止上師、本尊修法,到心性的禪修與中陰指示,清楚、平易、且精要地娓娓道來。尤其在後面的章節中,關於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的觀修,以及如何閉關等,皆有重要的闡述,精闢、翔實而且完整,是中文相關出版品中少見的第一手資料。這些文字,説來簡單,實則不易,但對於真正想要實修或是探求內在世界的人們,肯定會是一生最為忠實、助益的友伴。
  本來,這一切都已經完整俱足了,又何須贅言呢?在廣大的穹蒼下,任何的指畫都難以描繪出那種無垠的深邃、廣袤與美麗。關於陽光的溫暖,也只能請您自行品味、細心感覺了,旁人的任何著墨,相信都無法傳述那種親自體悟的觸動。
  其實,是毋庸多言的,我相信您能明白。

蓮師簡傳 第一世蔣貢.康楚撰

  此蓮花生大士、又名寶上師或蓮師的簡傳,是從第一世蔣貢.康楚輯錄一百零八位重要伏藏師生平的《吠琉璃寶鬘》中所節選出來的,收錄在《大寶伏藏》的第一函中。
  蓮師以金剛乘的教法,尤其是甚深伏藏的佛行事業影響了無數眾生,這位偉大的上師並非修行道上的凡夫,或僅是登地菩薩的聖者,而是阿彌陀佛與釋迦牟尼佛的共同化身,他的化現是為了伏凡夫與難纏的鬼神。
  即便是大菩薩也難以完全道盡蓮師的生平,我僅簡述如下:
  在金剛光明體性的法身淨土中,蓮師自性上已證得本淨無始解脫根性的圓滿正覺,他被稱為本初怙王不變光。
  在圓滿雷鼓的自顯報身淨土中,蓮師任運化現五方佛無盡海會的智慧壇城,俱足五確定。
  在俱生幻花的外相顯現上,於五方佛淨土無數身相的幻化之中,有大梵天王的半自然化身淨土,蓮師示現為所有的十地菩薩。因為這些都是蓮師智慧的如雲化現——「無竭莊嚴輪」,因此他被稱為蓮花總持。
  由這些智慧力所顯,蓮師在十方的無數世界中,幻化為調伏眾生的化身佛。尤其僅在此娑婆世界中,他於各地化現了八種化身來調伏眾生,透過經部、續部的法教明燈,照亮了五十個世界。
  空行母伊喜措嘉曾在淨觀中,見到蓮師的某個化身出現在東方,叫做「廣大金剛海」。他身上的每個毛孔各有十億淨土,每個淨土中各有十億世界,每個世界中各有十億蓮師,每位蓮師各有十億個化身,每位化身各自調伏十億弟子。她在各方位和中央,也都見到了同樣的化現。
  於此南瞻部洲的世界中,蓮師被認為僅有一位度眾的化身,但因眾生的不同根器和秉賦而有不同的認知。根據《普巴金剛口傳》(The Oral Transmission of Kilava)史和大部分的印度文獻顯示,蓮師是鄔金國國王或大臣之子;但在大多數的伏藏中,則陳述蓮師是神變化生的。在某些文獻中,説他在一擊閃電中降生於瑪拉雅山(Mount Malaya)的山頂。這類的神奇故事,千變萬化,這話題的確超出一般凡夫智識所能理解。
  現在我得將解説限定在單一來源上,僅依伏藏法教所述的蓮師神變化生方式來講述其生平:
  在菩提伽耶西方的鄔金國境內達納科夏(Danakosha)湖中,有座小島,島上出現了一朵由諸佛加持力所生的千瓣蓮花,從阿彌陀佛的心中,射出了一隻標誌著啥字的金色金剛杵,就落在這朵蓮花的胚台上,金剛杵剎時變成了一個八歲孩童,手握金剛杵和蓮花,相好、隨行莊嚴。這孩子就在此處將甚深佛法傳予島上的勇父與空行。
  這時,鄔金國的國王因札菩提因膝下無子,已傾囊向三寶獻供並廣施貧苦,最後為了尋得如意寶,他派出大臣奎斯納達惹(Krishnadhara)前往這座大湖。在回程中,大臣克里斯納達惹和因札菩提王相繼看到了這位神童。國王認為這是對他祈求子嗣的回應,於是將他攜回王宮,命名為蓮花生(Padmakara)。蓮花生被送上了寶座,由所有臣民獻上龐大的供養。
  這位王子長大後,藉由運動和遊戲引領了無數眾生成熟。他迎娶光持(Prabhadhari)為妻,以佛法治理鄔金國。那時,他意識到若繼續治理王國,將無法完成利他的廣大福祉,便向因札菩提王請求離去,當然不獲應允。在一次的嬉遊中,他藉機讓三叉戟從手中滑落,掉落的三叉戟砸死了一位大臣之子。蓮師被判刑、流放到尸林。他待在寒林、悅林、莎薩林等處專修瑜伽行。這段期間,他接受了兩位空行母:降魔母及喜續母的灌頂與加持,當他能統召尸林的所有空行母時,被稱做寂護上師(Shanarakshita)。
  之後蓮師返回鄔金國,回到湖上的小島,在那兒修習密咒乘和空行母的密語,藉此號令了島上的空行母。隨後他在礫林修行,在一次淨觀中見到金剛瑜伽母而得到加持。他誓令島上的龍族和星宿鬼神,由所有勇父和空行賦予超自然的神力,因此被稱為金剛威猛力(Dorje Drakpo Tsal)。
  後來,蓮師到了菩提伽耶的金剛座,示現許多神跡,人們詢問他是何方神聖,當他回答說他是自生佛時,大家都不相信且有謗言。基於諸多原因,必須有所師承,於是蓮師前往薩訶國,從釋迦光尊者(Prabhahasti)剃度為僧,得授法名為釋迦師子(Shakya Senge)。他接受了十八次瑜伽部密續,親見到諸位本尊。之後他拜女性上師昆噶瑪(Kungamo)為師,昆噶瑪是智慧空行母密智(Guhya Jnana)以尼師身的化現。蓮師向她請求灌頂,於是她將他變成一個吽字吞下,再由密處釋出。在其體內,蓮師被授予外、內、密的灌頂,並清淨了三種障。
  之後,他見到了八大持明,接受八大部的儀軌。他從佛密大師(Buddha Guhya)接受了《大幻網》(Maha Jala)的教授,從師利星哈接受了〈大圓滿〉法。以此方式,蓮師從印度許多博學、證悟的上師修學、受持了所有經部、續部、五明……等法教。他只學過一次即可精通所學,甚至毋須修持即能親見所有本尊。這時他被稱為愛慧上師(Loden Choksey),並示現出圓滿成熟持明果位的行止。
  之後,蓮師到了薩訶國,攝受了國王毘哈達拉之女、具德的空行母曼達拉娃(Mandarava)。他以曼達拉娃為修持的所依,在瑪拉替卡的山洞裡共修了三個月,於是阿彌陀佛親臨,授予兩人灌頂,並加持兩人與其無二無別。他們還得到了十億的長壽密續,成就了長壽持明果位。在證得超越生死的金剛身後,兩人回到了薩訶國傳法,於化緣時被國王和大臣們抓住而活活生焚。蓮師和明妃示現神變,將柴堆變成了一座冷湖,兩人就安坐在湖中的一朵蓮花上,眾人於是生起了信心。他們教化薩訶國人修持佛法,人人皆證得了阿那含果而不復落返輪迴中。
  然後蓮師回到鄔金國教化臣民。在化緣時,被認出而用一大堆檀香木來加以火焚。蓮師和明妃再次毫髮無傷地端坐在湖中的一朵蓮花上,穿戴著一串顱骨飾鬘,代表將一切眾生自輪迴中解脫出來。因為示現此神變,蓮師被稱為蓮花顱鬘力(Padma Thoreng Tsai)。他待在鄔金國十三年,擔任國王的導師,將整個王國轉為修持佛法的國度。這段期間他賜予《法海總集》(Kadue Chokyi Gyantso)的灌頂和法教,國王、王妃和具緣弟子皆證得了殊勝的持明果位。為此,蓮師被稱為蓮花王(Padma Raja)。
  根據《幻識經》(Sutra of Magical Perception)中的授記,蓮師將自己變成比丘善力(Wangpo Dey),以便調伏阿育王。當阿育王有了不退轉信時,蓮師在一夜之間,於世上建一百萬座安放佛舍利的佛塔。蓮師並降伏了幾位外道導師,也曾被一位國王下毒,但絲毫無損。當他被丟進河中時,讓整條河逆流而上,並在空中飛舞。為此,他被稱為大力金翅鳥孺童。
  此外,蓮師還以取出《喜金剛續》(Hevara Tantra)的上師阿闍黎蓮花金剛、婆羅門薩哈拉、多毘嘿嚕嘎、毘汝巴、卡拉恰雅等許多大成就者的身形示現。他在大尸林禪修,將密法傳給空行母,並降伏外、內的世間鬼神,號令他們護持佛法,這時他被稱為日光上師(Nyima Oser)。
  當五百外道在菩提伽耶的辯經大會中,行將辯破佛法時,蓮師挑戰所有外道而大獲全勝。有些外道以惡咒猛詛,但蓮師以空行母降魔母所授的威猛咒將其擊潰。剩下的外道皆歸順佛法,法旗高舉入雲。這時他被稱為威猛獅吼(Senge Dradrok)。此時他已清淨三種障,住於長壽持明果位,即已圓滿了究竟的殊勝道。
  在他前往位於印度、尼泊爾交界的揚列穴山洞時,遇見了某位尼泊爾王的公主釋迦天女(Shakya Devi),將她納為修持所依與明妃。當他在修行清淨嘿嚕嘎(Vishuddha Heruka)時,有三個大力鬼神製造魔障,使當地三年不降雨且疾病、飢荒橫行。蓮師派遣使者到印度詢問其上師,應用何法來對治這些魔障。兩名使者帶回了普巴的教法,當兩人回返尼泊爾的當刻,這些障礙就自動平息了。蓮師和明妃證得了殊勝的成就,住於大手印持明的果位。
  蓮師認為修持清淨嘿嚕嘎能證得大成就,但此修法就像行旅的商人,會碰到諸多障礙;而普巴法則似不可或缺的護衛。為此,蓮師寫下了許多融合兩者的儀軌,同時,也誓令了普巴金剛的十六位世間護法。
  蓮師還造訪其他古國以弘傳佛法,如鄔金國近鄰的胡穆祖、希科賈惹、達瑪科夏、茹瑪、提惹胡提、卡瑪茹帕、坎恰……等諸多國家。他前往卓汀地方的時間並不可考,但他在當地所傳下的《喜金剛》、《密月明點》(Gunyachandra Bindu)、《清淨嘿嚕嘎》、《馬頭明王》、《普巴》和《本母》(Mano)等法,至今依舊流傳著。
  一般認為蓮師居住在印度三千六百年,傅法利眾。但學者們似乎持一半年限的看法,這僅是概數。
  為了調伏蒙古和中國的眾生,蓮師化身為國王陳永協(Ngonshe Chen)和瑜伽士圖登(Tobden)。他也在象雄示現為神變降生之童子塔維.啥查(Tavi Hricha),傳授大圓滿口耳傳承的教法,引領許多具德的弟子證得虹光身。
  依此,蓮師在各地示現、化身種種、説各種語言以引領眾生步入解脫之道的事業,實在是難以計量。
  接下來我將描述蓮師如何入藏的經過。當文殊菩薩化身的赤松德真王二十歲時,他發下大願要廣佈佛法聖教。他從印度迎請了菩薩堪布,傳授十二因緣和十善行。一年後,當大寺的地基打好時,西藏的群魔作亂,阻礙建寺的進行。依據堪布的預言,赤松德真王派了五名飛毛腿去迎請大師蓮花生入藏。蓮師早已預知此事,於是抵達西藏、尼泊爾邊境的芒玉,在前往衛藏的途中,他取道納日、蒼(譯註:今日的後藏地區)和多康(譯註:今日的安多與西康)等地,神變地遍訪各地,另十二地母、十三歌神、二十一精怪和許多大力鬼神誓為護法。
  在紅岩的檉柳林,蓮師和藏王碰面,兩人一同前往哈波日山頂,號令一切的天神、群魔。蓮師啓建了桑耶寺,從鋪設地基、監督直到完工,並召令當初建寺時阻障的鬼、神幫忙。總共花費,五年時間,完成宏偉的桑耶寺——不變任運成就寺,是包含三座王妃殿,比照須彌山周繞四大洲、八小洲、日、月和鐵圍山規制所建成的寺廟群。在開光大典上,五瑞相紛呈。
  赤松德真王繼而希望廣譯佛經,宏揚法教。他讓許多聰穎的藏童學習,成為譯師,又從印度延請其他精通三藏的大師,並由堪布剃度了七名首批的出家僧侶,逐漸建立起僧團。寂護大師、蓮師、諸班智達,與毗廬遮納、噶瓦.巴則、秋若.祿宜.嘉岑和其他譯師一同合作,將當時所有的佛經、密續典籍和大部分的論典都迻譯成藏文。
  毗廬遮納和南開.寧波被派往印度學習,毗廬遮納跟隨師利星哈學習大圓滿法,而南開.寧波則自大師吽噶拉(Hungkara)接受了清淨嘿嚕嘎的法教。兩人皆證得成就,並將這些教法於西藏弘傳開來。
  於是,赤松德真王向蓮師請求灌頂和教示,在桑耶寺上方閉關處的清浦,蓮師開啓了八大嘿嚕嘎儀軌的壇城,為九位心子傳法,藏王亦身列其中。每位弟子各被授予不共的傳承,每一位都依法修持而證得成就。
  蓮師還為許多具緣弟子,以國王為首,諸位王子以及來自洛札、汀卓等地的二十五位弟子等,傳授了內密三部的其他無數甚深不共法教。
  蓮師住藏五十五年又六個月,有四十八年是赤松德真王在位期間,七年又六個月是其後的王子繼位。蓮師在赤松真王二十一歲時(西元八一○年)抵藏,藏王於六十九歲辭世。蓮師又待在西藏數年,直到前往羅剎國為止。
  蓮師親自造訪了納日的二十座雪山,衛藏、後藏的二十一處修持聖地、多康的二十五處聖地、三處秘密峽谷和其他許多地方,都經過蓮師的加持而成為修行聖地。因為知道後代的某位藏王會設法毀滅西藏的佛法,他留下了許多關於後世的預言。在付法給赤松德真王和親近的弟子後,蓮師也埋藏了無數的伏藏教法,以赤松德真王的八種個人伏藏為首,五大心意伏藏、二十五種甚深伏藏等。之所以要埋藏伏藏的原因,是為了預防密咒乘法教被摧毀、避免金剛乘的墮染或遭知識份子的修改、維續加持力,以及利益來世的弟子。蓮師為每個伏藏法授記了取出的時間、取藏者的名字,以及將會持守法教的具緣者。他在十三處名為「虎穴」的地方,以狂慧的怖畏忿怒尊身形示現,用誓約號令所有的世間鬼神侍奉佛法,並囑咐他們守護這些伏藏。這時他被稱為多傑.綽洛(Dorje Drollo)。
  為了令後人起信,他在本塘留下身印,在南措.曲莫留下手印,在帕洛.札卡以及其他數不清的地方都留下足印。
  赤松德真王過世後,蓮師幫木替.蒼波登基。他在昌都舉辦一場大法會,在此將甚深法教託付給二王子賈瑟.拉傑,授記在十三世之後,他將會成為取藏的伏藏師而利益眾生。
  關於蓮師在西藏親自授予灌頂的弟子人數,實在難以確切計數,但最有名的莫過於二十五位首傳弟子、二十五位中傅弟子和後期的十七位與二十一位弟子。蓮師有八十位弟子在耶巴證得虹光身,在曲沃瑞有一百零八位禪修者,在揚宗有三十位密咒師,在雪札有五十五位證悟者;在女弟子中有二十五位空行母和七位瑜伽女。這些親近弟子中有許多人皆有血親系譜延續至今。
  當蓮師準備離去、前往西南方的羅剎國之前,國王、大臣、所有弟子都試圖勸阻蓮師,但都無功而返。蓮師一一給予諸多的開示和法教後,在伴隨無數的天人獻供中,乘著一匹馬或一隻獅子,由古塘的山徑上離開。在拂塵洲的銅色山山頂,蓮師度脫了羅剎國的國王夜叉顱鬘,假以其形。之後,蓮師神變出蓮花光的宮殿,莊嚴富麗、不可思議,同時在周繞的八小洲上,各化現出一個個相同的化身,成為國王而傳授八大嘿嚕嘎的儀軌。
  目前蓮師安住在任運持明的果位,示現金剛持之法嗣相,如如不動直至輪迴完盡,因大悲之故示現化身以利益眾生。縱使律部的法教消失後,蓮師仍會現身在密乘行者之中,也將會有具緣弟子證得虹光身。在未來,當彌勒佛降生之時,蓮師會化現為名叫卓瓦.昆度(Drowa Kundul)之人,將密法傳予所有具器者。
  此即蓮師略傳,這僅是符合某些凡俗弟子認知的部分陳述而已。

導讀開示

  在我們所在的這個時劫,將有千佛出世;同樣地,也會有千位寶上師來成就其事業。在目前釋迦牟尼佛的時代,這位上師的化身就是蓮師、蓮花生大士。據說在蓮師傳中,他是從湖中的一朵蓮花中神變化生的,並無父母。因為是神通降生之人,所以具有神力能降伏人類、甚至鬼神或其他類的非人。他極為長壽,在印度住世約一千年後,又在西藏待了五十五年之久。即將離開西藏的前夕,蓮師由其二十五位主要弟子和國王隨行,於尼泊爾邊境,在四部空行母的簇擁下,乘駕著一匹名為瑪哈巴拉的馬,這匹駿馬騰空飛掠,留下眾弟子目睹蓮師的身影逐漸杳去,越來越小。
  根據生平故事的記載,蓮師降落在菩提伽耶,在那兒待了一段時間。隨後前往其淨土,即所謂的桑多.帕瑞(Sangdok Palri)AB銅色山淨土。實際上它是座大島,一個半洲,座落在菩提伽耶西南方的大海中。島上有好幾層,最底層住著羅剎鬼。依照釋迦牟尼佛的授記,這些食人鬼在人壽減至二十歲時的未來,將會入侵我們的世界。到處肆虐的羅剎,會毀滅所有人類。佛陀也授記蓮師將會到這個島上去降伏這些羅剎,蓮師符應了此授記。
  銅色山島上的主山深入海底的龍族所居地,山峰高聳入天,直達色界的梵天所在,山頂有一個三層的神變佛國:頂層是蓮師的法身,即阿彌陀佛;中層是蓮師的報身,即觀世音菩薩;底層是化身蓮師自己,周繞著八種化身。蓮師是阿彌陀佛的意化身、觀世音菩薩的語化身,以及釋迦牟尼佛的身化身。在降生於此世界之前,他先在報身淨土示現為顱鬘力(Thotreng Tsal)的五方佛,然後是八大化身、十二化身以及最後無數的化身。
  在離開西藏之前,蓮師留下許多授記和埋藏了諸多法教,以便後世的取藏。他加持親近的弟子,使其與他無二無別,能在未來的轉世中取出伏藏法教。被賦予和蓮師同樣的神力後,這些弟子能在空中飛翔,在堅實的物體中自由穿梭,也能無礙地闡述佛經、論釋和密續的意義。尤其蓮師授記了一百零八位取藏的大伏藏師。由於歷史的變動與動盪,每位伏藏師在預定時間出世以利生時,必然會遭逢困境。因為了知未來的問題,蓮師埋藏了不共的修法,以因應不同的時節因緣而被取出。取寶的伏藏師會有一個全新、適時、切合特定時空環境的法教。舉例來說,正如我們偏好新鮮的食物、吃了不會讓我們生病般,同樣地,伏藏法也具有非常特別的功德:其一是伏藏是近傳承、沒有任何三昧耶破毀的染污;同時,伏藏不曾被別人所竄改。伏藏法教直接來自蓮師,透過其弟子的未來轉世而取出,然後直接修習而流傳開來。
  簡言之,蓮師所埋藏之伏藏法教的不共功德,在於提供了一個切合每個世代、時代和遇法個人的成就法門,每位伏藏師所取出的嶄新教法,是為了讓具緣的弟子修習。較古老的伏藏也許會因三昧耶的破毀而有過失,延遲了成就的徵兆。因此,為了儘速成就,新的伏藏法擁有較大的加持力。再者,包括西藏人在內的大多數人,多少都喜歡新鮮的事物。新的伏藏好像比較有趣!西藏人似乎對舊伏藏的信心較為少些,所以修持的成果多少會延宕。較多信心、相信新鮮事、無誤的伏藏會引發修持的較大熱忱,產生較快的成果。這些是導致新伏藏出現的原因。不然的話,只要各有一個三根本的上師、本尊、空行伏藏法就夠了。但因為人們是如此地喜新厭舊,一位新伏藏師取出一個新的伏藏法,能產生極大的喜悅和驚奇。這是蓮師的善巧方便,實在令人驚嘆!
  伊喜措嘉是金剛瑜伽女的五位空行母化身之一,體性上也是蓮師自己的化身之一。她的出世,是為了襄助蓮師在雪域西藏弘傳金剛乘,尤其是伏藏的法教。
  外相上,空行母一字的字義是指﹁空中所住者﹂,是一種毋須在地上行走的天人。有各類的空行母:智慧空行母、事業空行母和世間空行母。真正的智慧空行母是明覺的空性本質,識(perception)是男性的,而在識中的空性則是女性的特質。因此,法身佛母是所有空行母的根源。
  實際上,所有男性本尊的根源是法身佛普賢王如來(Samatabhadra),而所有女性本尊的根源是普賢王佛母(Samatabhadri)。普賢王如來是諸識的根基,普賢王佛母則是諸識中的空性本質。此外,當普賢王佛母被稱為一切化身之基時,她是法身佛母、女性佛般若佛母(Prajnaparamita)。金剛亥母(Vajra Varahi)是般若佛母的報身,五方佛佛母的法界自在母(Dharvishvari)、金剛佛母(Mamaki)、佛眼佛母(Buddhalochana)、白衣佛母(Pandaravasini)、三昧耶空行母(Samayatara)亦是報身。般若佛母的化身是聖度母(Arya Tara)。此為智慧空行母的三身。
  除了智慧空行母之外,還有為了利益眾生而擔負佛行事業的事業空行母;視察我們守護三昧耶情形的三昧耶空行母;還有居住在世間主要、次要聖地的空行母:有三十二個主要聖地,和二十四個次要聖谷。若加上八個主要的尸陀林,即是所謂的六十四聖地,有六十四勇父、空行居住著。和這些外在的六十四聖地相應,在較細微的層次上,在我們體內的六十四脈輪也住了相同數目的勇父、空行,是氣、脈、明點的精純體性。
  伊喜措嘉佛母也是聖度母的化身之一,聖度母則是金剛亥母的化身,而金剛亥母的體性是般若佛母和普賢王佛母。相對應的男性三身佛,則是普賢王如來、金剛持和釋迦牟尼佛。若說只有男性才能成佛是十分愚蠢的,因為般若佛母和普賢王佛母都是女性佛。而金剛亥母的五種型態也都是正等正覺的佛。雖然聖度母是以十地菩薩的身形化現,但實際上她也是位全然證悟的佛。此外,在四十二位寂靜尊中的八大女菩薩,也都是佛。男性或女性的身相特徵,絕對不是究竟的層次。在中陰境時,寂靜尊中的八大菩薩或八大女菩薩,在體性上和忿怒尊中的八本母、八瑜伽女或所有女性尊,皆是相同的。男性佛會顯現為女性,女性佛則成為男性。空行母能以不同方式和各種形體示現,有些會顯得粗暴或令人反感,乃是為了遏阻概念化的思考和不淨觀。
  最後,在修持佛法時最好憶起金剛乘中寧瑪派的不共功德,尤其是大圓滿教法「修自低起、見由高降」,蓮師的這句話實為關鍵。若我們的舉止依見而行,那麼會看起來瘋瘋癲癲的;但若是只遵循小乘的見,則永遠不會有解脫的可能。聲聞、緣覺的見,無法讓我們即生成佛,得經過三大阿僧祇劫。因此我們必須依止小乘的修,而保任內密的見。
祖古.烏金仁波切誌於阿蘇拉洞
一九八九年

目錄

英文版譯序
中文版譯序
蓮師簡傳
導讀開示
Ⅰ首要之務:修由低起的法教
Ⅱ皈依
Ⅲ菩提心:以發菩提心為道的法教
Ⅳ密咒乘的十項基礎暨其他擷選法教:甚深教言問答錄
Ⅴ金剛上師和本尊:
 傳措嘉佛母密咒乘口訣之法教
 上師特質暨如何禪修本尊問答錄
Ⅵ金剛乘的修心:
 密咒乘的無上修心法
 修持有相本尊的口訣
Ⅶ無誤修持之水晶寶鬘
Ⅷ口訣的精鍊心髓

商品標籤

會員才可增加商品標籤

會員評論(共0條評論)

  • 目前沒有任何會員發表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會員帳號: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