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目前位置: 首頁 > 五術書籍 > 民俗宗教 > 佛法與醫學

瀏覽紀錄

佛法與醫學

佛法與醫學

prev next

  • 商品編號: dnda6896
    出版社: 東大
  • 作者: 川田洋一 著, 許洋主 譯
    出版日: 2002/05/01
    ISBN13: 9789571926896
    商品狀態: 一般
    精平裝: 平裝153x211mm
    頁數: 188
  • 定價:  NT$ 150元
    匯率參考:  換算成人民幣

    優惠價:  9 NT$ 135元
  • 購買數量:
    商品總價:
  • 點擊數: 1419
    會員評價: comment rank 5

商品說明: 

  斷除無明的煩惱病,體現健康喜悅的生命韻律
  醫生通常可以告訴你生了什麼病,卻無法確切地告訴你為什麼會生病;「人為什麼會生病」這個問題,似乎牽涉到生命意識的深層結構。本書由世尊的覺悟內容做為起點,有系統地論述身體與宇宙韻律的關係,並詳細介紹佛門的醫療方法,為您提供一條健康喜悅的生命之道。

譯序

  有人說佛教是宗教,也有人說佛教是科學,更有人說佛教是一種哲學。佛教真的是這樣嗎?第一,關於佛教算不算一種宗教,依據西方學界對宗教(religion)的定義,佛教不能說是宗教。其次,關於佛教是否合乎科學,其實,散見於古代佛教經論中的科學知識,例如生理學,未必完全正確。科學知識屬於累積性的知識,因此,在這一方面,古代當然比不上現代。又,即使佛教的經論所說的內容涉及科學,也只是要藉它說法而已,絕非為科學而科學。最後,關於佛教是否也是一門哲學,佛教的各教派大體上可以說是以追求解脫為目標,對無助於解脫的議題並不關心,所以從「十四無記」——指佛陀對任何形而上的問題都不予回答——這個歷史事實,應可明白佛教是否可列為哲學之類的學問。
  因此,在嚴格的意義下,佛教是宗教、科學、哲學的說法,是值得商榷的。在我看來,那是一種未經嚴格定義的意見呈現而已。佛教確實如上述,是以追求解脫為目標的。或許也有人會說,成佛是修行佛法的主要目的。實際上,解脫和成佛不是兩回事,而是同一件事的兩個面向:不徹底解脫就不可能成佛,而成佛正表示已徹底解脫。
  既然解脫是目標,那麼,解脫的對象是什麼?解脫的對象當然是煩惱(惑),煩惱是梵文klewa的漢譯,原意指那些會把我們弄髒、使我們痛苦的東西。依照佛教的說法,貪、嗔、癡、慢(驕傲)、疑等就是會把我們弄髒、使我們痛苦的東西,所以稱它們為煩惱。
說的「煩惱」。當我們起貪,嗔,癡,慢,疑......時,也正是我們在殺害自他體內細胞的時刻;換言之,煩惱生起時,自殺和謀殺他人的行為就宣告成立。這種行為的全部後果,絕對是由我們自己去承擔的,絲毫不能倖免。佛教醫學也屬於醫學的領域,它當然會提供藥物的治療,但由於它是由佛教衍生出來的一門醫學,所以它不可能背離佛教的宗旨,反而一定在配合佛教的精神下給予醫療。我們可能因環境污染而感染疾病,我們也可能因生理因素而有病痛。這些病因較為明顯,所以它們所引發的病症也就較易處理。然而,透過相當深入的探究,佛教醫學確定,無明煩惱才是人類罹患疾病的根本原因。因此,在生病時,服用藥物固然是必要的治療,但就佛教醫學而言,這是初步的,表面的,真正徹底的,根本的醫治是對病人的心識(生命)做全面的調整。由此勢必導出如下的結論:解脫煩惱是健康之道。所以別忘了:每天把貪,嗔,癡,慢,疑……丟進垃圾車。在譯完本書後,譯者更相信佛教是一門極具實用功效的心理學;它不但有助於預防身心的疾病,而且能增進身心的健康。因此更期待親近佛法的臺灣醫師,也能像信奉佛教的日本醫師那樣,就其專業及佛教,多著作一些這類的書籍,來幫助臺灣同胞減輕病苦,更進而積極地提昇身心健康。世間幾乎所有的事業都不是靠一個人或極少數人的力量完成的,本書的翻譯,出版也一樣,因此要感謝的人真的很多,但在此要特別向官錦源老醫師致上十二萬分的謝忱;譯
  煩惱的種類很多,或說一百零八,或說八萬四千,但全部可彙集成一個,即無明。無明就是無知,但佛教所說的無明專指對「諸法實相」——宇宙萬物的真面目——的不了解。與一般所說的各種知識毫無關涉。無明是最根本的煩惱。人們不該貪、嗔、癡、慢、疑……而貪、嗔、癡、慢、疑……,這全是由於無明的啟動所致。我們因貪、嗔、癡、慢、疑……而造作出來的惡業,常會給自己以及自己周圍的人在身心方面多少、多大痛苦的後果呢?依照佛教的說法,這其實是很難估計的,因為這個「傷疤」生生世世都會跟著我們,如影隨形。
  醫學所要治療的是人們的身病和心病。身病可能導致心病,而心病反過來也可能促成身病;身心是「安危同一」、息息相關的。所以,醫師應有相當深度的人文素養,在治病時要兼顧到病人的身心;這樣病人才可能獲得療效。總之,醫療的重點不只在於疾病,病人的心理或精神狀況更是不可忽略。佛教醫學和西洋醫學的差異或許就在這點上吧!
  依據佛教的主張,生病是「果」,而促成這個結果的原因很多:有些容易查出,但有些很難得知。後者應屬於佛教所說的「煩惱」。當我們起貪、嗔、癡、慢、疑……時,也正是我們在殺害自他體內細胞的時刻;換言之,煩惱生起時,自殺和謀殺他人的行為就宣告成立。這種行為的全部後果,絕對是由我們自己去承擔的,絲毫不能倖免。
  佛教醫學也屬於醫學的領域,它當然會提供藥物的治療,但由於它是由佛教衍生出來的一門醫學,所以它不可能背離佛教的宗旨,反而一定在配合佛教的精神下給予醫療。我們可能因環境污染而感染疾病,我們也可能因生理因素而有病痛。這些病因較為明顯,所以它們所引發的病症也就較易處理。然而,透過相當深入的探究,佛教醫學確定,無明煩惱才是人類罹患疾病的根本原因。因此,在生病時,服用藥物固然是必要的治療,但就佛教醫學而言,這是初步的、表面的,真正徹底的、根本的醫治是對病人的心識(生命)做全面的調整。由此勢必導出如下的結論:解脫煩惱是健康之道。所以別忘了:每天把貪、嗔、癡、慢、疑……丟進垃圾車。
  在譯完本書後,譯者更相信佛教是一門極具實用功效的心理學;它不但有助於預防身心的疾病,而且能增進身心的健康。因此更期待親近佛法的臺灣醫師,也能像信奉佛教的日本醫師那樣,就其專業及佛教,多著作一些這類的書籍,來幫助臺灣同胞減輕病苦,更進而積極地提昇身心健康。
  世間幾乎所有的事業都不是靠一個人或極少數人的力量完成的,本書的翻譯、出版也一樣,因此要感謝的人真的很多,但在此要特別向官錦源老醫師致上十二萬分的謝忱;譯者至今還能有精力教書、翻譯,都是拜他之賜。這份恩後沒齒不忘。
許洋主
二○○二年四月十八日

代序——《阿闍世王的故事》

  佛法與醫學佛教的創立者是誕生於印度的釋尊,但根據傳說,釋尊出家的動機是「四門遊觀」。故事是說:當釋尊出城遊玩,正欲打從東門出發時,看見體態龍鍾的老人,在南門則看到病人,至西門看見亡者。最後,在北門看到求道的出家人,內心因而深有所感。這故事自然與歷史事實有出入,但由它被當作有關釋尊出家的奇聞,似乎可看出佛教的特質。
  佛教的出發點,在於解決人類根深蒂固的苦惱——生老病死。又,釋尊的成道,在於確立解脫生死苦惱的方法及途徑。在印度創立、經中國傳到日本的佛教,它所有的信徒,不用說,都專注於生老病死這「四苦」。
  可是,醫學這門學問,從佛法方面來說,也全都與「四苦」有關聯。雖然醫學的焦點是在病人,但也可以說是和全部人類的痛苦——死、生、老——都不得不有關聯的一門學問。佛教與醫學,在人類生命的根本苦惱上有所接觸,雖然它們解除苦悶的方法不同,但它們的出發點與目標卻好像是相同的。
  現在,我雖然簡單地使用醫學這個語詞,但提起醫學,則含有以近代科學為基礎的所謂西洋醫學,以及根據東方自然哲學的漢醫或中國醫學;後者也很重要。此外,發端於佛教的種種哲理的佛教醫學,也繼續留存於東方民族的歷史中。
  今日,與西洋近代醫學、漢醫等相形之下,佛教醫學似乎已經式微,而這個責任一部分是在於使佛教本身形式化的佛教徒身上。在佛教喪失宗教生命時,佛教醫學也失去與現實對應的能力。然而,和安撫庶民之心的佛教哲理一樣,佛教醫學也曾出了許多位名醫,他們留下了拯救苦惱身亡的輝煌事蹟。我無意主張:這種醫學也可以原封不動地適用於現代,然而,和西洋近代醫學及漢醫內容異質的佛教醫學,當然也含藏著以佛教徒為首的東方人的智慧。
  我想,蘊含在佛教醫學中的智慧,對未來的人類不可或缺的醫學——亦即人類醫學——的建設,也擔當著重要的任務。或許有人會說:這樣的盼望不過是佛教徒的自負而已,但是,我一面期待,以某些啟示,令人們對有益於人類的醫學的構築與發展有所理解,一面稍就我所理解的佛教醫學略作敘述。
  雖說是佛教醫學,但佛教已歷經二千數百年,故二者在旨趣上也逐漸產生差異。由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到大乘佛教的佛教史中,每一時代所特有的佛教醫學,皆出現於各部經、論、釋中。
  其中,在敘述原始佛教的基本原理之後,於部派佛教以《俱舍論》為中心,到大乘則使用《唯識論》、《大智度論》等為論述基礎。當然,在適當之處也會參照種種的經典,但主要是採用促成中國佛教隆盛期、又對日本佛教影響甚大的天台大師的著作(以《摩訶止觀》為主),並進而以日蓮大聖人將天台哲學實踐化,也可以說是以一種生命論而展開的諸著作為最終的依據。
  而在使用天台大師的《摩訶止觀》的同時,也將參考一般稱為《小止觀》的書籍。它的正式名稱為《初學坐禪止觀要門》。

阿闍世王的故事
  為令讀者理解佛法與醫學的關聯,我僅從經文所說、治癒疾病的實例中,舉出其一。這個實例見於《阿闍世王的故事》。它受到古澤博士——日本精神分析的開拓者——的注意,並依據它提出有名的「阿闍世情結」一詞。
  實際上,這個故事在很多經文中都有記載。天台大師在《法華文句》中揭舉那些經文,日蓮大聖人並在《禦義口傳》此一著作中再對經文重新論述。我打算就天台大師與日蓮大聖人的論述進行個人的考察。
  這個故事記載於《大涅槃經》、《阿闍世王經》、阿含部各種經典中,天台大師也採用《大涅槃經》的經文,因此,以下便使用該經文。
  《大涅槃經》記述如下:
  初,父頻婆娑羅王無儲位之子。使相師佔夫人。相師云:山中有一道人,彼命終入夫人胎,作太子。王為早得太子,斷道人糧餉,更殺其所化作之白兔。時,王夫人有妊,使相師占。相師云:生男子,然是王怨。(取意)
  根據其他經文,這一部分的說法,不是國王為得到太子而斷絕道人的糧食,並進而將他所化作的白兔殺掉,而是夫人因擔山年老色衰、失去丈夫的寵愛而殺害道人。
  古澤博士注意到母親的自我(ego),並將阿闍世的「怨」,解作對母親——自己的生命的本源——背叛自己的憤怒。這是對人類心理非常深刻的洞察,但我對此不想做任何評論,而暫依《大涅槃經》作探究。
  月滿生男子,而依相師言,自未生前已是怨,名未生怨。王即恐怖,與夫人共自高樓上,棄之於地,然僅折一指,王遂愛之而為太子。時,提婆達多叛世尊、立教團,一時有名聲。……提婆即曰:卿不知乎?國人皆謗卿未生已前已是王怨;又未知乎?父王於卿為胡孩時,欲殺害卿。於是,阿闍世王發逆心,幽閉父王,絕其糧餉。母韋提希夫人,身塗蜜以養王。阿闍世怨,正欲殺母,因耆婆諫而止。
  阿闍世王就這樣把父親幽禁而死,自己即位為王,但這份罪惡卻折磨著他的內山,終於無法忍受而前往釋尊處懺悔。
  然而,《大涅槃經》說:「觀解愈深,悔心愈劇。又於自身所積逆業深自悔責,為此悔悟熱惱之心,及全身所生惡瘡所苦。耆婆良醫即敬請如來救護。空中有頻婆娑羅王聲,說言:若仗佛力得免無間地獄惡果。王聞父聲,悶絕躃地時,佛於沙羅林入月愛三昧照之,惡瘡即癒。……終固無根信,身心清涼,得延壽命。」
  天台大師的《法華文句》,一面引《大涅槃經》,一面解釋阿闍世的意思說:「大經云:阿闍名不生,世者名怨」(T34,25c),並進而說:「以不生佛性故,則煩惱怨生。煩惱怨生故,不見佛性。」(T34,25c)天台大師在《法華文句》中,描繪出在阿闍世的生命深處的世界。也就是說,在阿闍世降生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已翻滾著煩惱怨恨。只因宿命(dai-va-datta)觸發自己所不覺知的煩惱,而奔向殺害父母之途。

無明惑與佛性
  在佛法上,煩惱正如字面所示,是厭煩苦惱的意思。煩惱有種種的計算方式,但最多可擴大到一百零八煩惱或八萬四千煩惱。在這些煩惱中,天台大師稱最根本的煩惱為「無
明惑」。就原義而言,它是對包含自己在內的一切生命的真相感到迷惘之惑,但我們卻將此無明惑說為生命的「魔性」。因為魔性就是——模糊生命的真相、令人看不見那真相的東西。
  生命內在的魔性剝奪對自他生命的觀照——即智慧、思考的能力——而創造黑暗。它也擾亂內心的調和與安定,導致根本的不安與不定。就是這樣,生命的「魔性」不斷地將自他的生命打入破滅與苦惱的深淵。我想,如果以現代語詞表達,也可稱之為「破壞的衝動」或「嗜殺的熱情」。但,這樣的無明惑藏匿於人類生命的底部,由此滋生、啟動其他龐大的煩惱;這就是我們生命內在的狀況。
  我們天生就罹患「無明惑」這種「先天性的心病」。而且,這個心病,把那真正存在於所有人類生命中的佛之生命遮蔽起來。前揭《法華文句》也說:「煩惱怨生故,不見佛性。」(T34,25c)在阿闍世王的生命的底層,也覆蓋著無明惑及種種的煩惱。阿闍世王和其他人一樣,都揹負著無明惑這種先天性的心病而出生於世。
  可是,殺父的阿闍世王抵達釋尊處,發起懺悔心,而點燃了他止中的觀解之光。這就是生命本具的智慧之光。關於這種觀解,《法華文句》解道:「觀解者,貪愛母,無明父。害此故稱逆;逆即順也。行於非道,通達佛道。」(T34,26a)我想,此處,貪愛可解作是從無明發動的煩惱。這意味著:阿闍世王心中那份觀解之光,把在父母的生命中翻滾的煩惱徹底破除。
  依據經文,將生父頻婆娑羅王幽禁致死,並將生母韋提希夫人禁閉的阿闍世王,他企圖以自己內心深處的觀解之智,照見這些在他自身的生命中翻攪的貪愛與無明惑,並把它們破除。確實,正如「未生怨」這個名字所示,他的無明與貪愛都是一種由父母所帶來、植入的先天性疾病。然而,與釋尊相遇而產生的智慧之光,卻成為良藥而使他踏上病癒之途。
  可是,觀解愈深,心中的糾結便愈烈。阿闍世王身上已生滿惡瘡,生命垂危,深深以此病為苦。然而,為阿闍世王解除痛苦的是釋尊自身的智慧和慈悲的生命。洞察阿闍世王的心病,又將他身上惡瘡治癒的釋尊——那才是所有人類生命中真實的佛性、佛的生命。
  「先天性的疾病」——佛教稱之為業病。但是,令此業病得以治癒的、以慈悲和智慧使業病痊癒的、以及將罹患業病者的痛苦根本拔除的,才是佛的生命。它並非從人類生命的外側被賦予的,而是人藉著自己堅定的意志及努力,從自己的生命深處發出來的。當煩惱的昏暗消失、殘暴的魔性也被轉化為慈悲力時,如泉湧般的佛性,才是治療人類所罹患的「生命之病」的原動力。
  依據經文,在這個時候,將身心痛楚至極的阿闍世王引往釋尊之處的是良醫耆婆。耆婆被視為良醫,雖是因他擁有當時最高的醫術,但也更是因為他的言行發揮最大的說服功效,使阿闍世王朝向自己內在的釋尊,汲取佛陀的智慧及慈由此可窺知佛教醫學的基本想法。
  佛教醫學,要求病患本身具有堅強的意志,及不斷的努力。既然佛教這個宗教是徹底要求依自力而證得的「覺悟」,並提倡以達成此覺悟為目的的修行方法,那麼以病患為直接對象的佛教醫學,當然也一貫地要求依自力來治癒疾病。佛教醫學為了引導種種病苦者,使其內在的釋尊顯現,而說明所有的方法及條件。當然,其中也有經不起現代科學論證的部分。和漢醫一樣,佛教醫學的對象不是疾病,而是病人。更進一步說,病人就是因「四苦」而掙扎的人類本身。所以,在佛教,佛教醫學被定位於人類追求「覺悟」的途中,且病患的治療可原封不動地成為斷除「四苦」的佛法修行。
  我們認為,佛法修行是以成就完美人格——即佛法所描繪出的理想人格——為目標的自我改革之道,是能達成人類革命的方法。因此,若使用佛教用語,則種種經文中大量出現的菩薩,可以說是佛教醫學的目標所在;在他們之中必能發現確實非常健康的身體。
  病人的治療,是以菩薩們的身心為目標的里程碑;又,疾病的治癒,原與人類革命相關,它能造就身都健康——不是只有肉體健康——且真誠的人。我想可以斷言的是:至少它是以形成能浸淫在生存的喜悅、並以慈悲及智慧對待他人的理想人格為目標。(又,此後,本書雖有時使用佛教一詞,有時也使用佛法,但並無特別用意。只是我想表明,大致上,使用佛法是強調法及哲理的部分,而使用佛教,則著重修行,即實踐的部分。)

目錄

譯 序
代序——《阿闍世王的故事》
第一章 佛教醫學的基礎
 關於四諦
 佛法的生理學——關於五蘊假和合
 十二緣起說
第二章 關於病因論
 病因的分析——佛法病理學
 四大不順的疾病——診斷學,內科學
 韻律的本質
 煩惱及心的構造——佛法的精神分析
 魔所致的疾病——佛法的精神醫學
第三章 永遠的生命與業病
 死後的生命——佛法的婦產科學
 生死流轉的情況
 佛法的因果律
 業所引發的疾病
第四章 治療法的特色
 醫師與病人——「四弘誓願」所意味者
 天台的二十五方便——佛法的治療學(1)
 藥物學與六種治病法——佛法的治療學(2)
 八正道與六波羅蜜
 從根本流做調整
後記

商品標籤

會員才可增加商品標籤

會員評論(共0條評論)

  • 目前沒有任何會員發表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會員帳號: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