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目前位置: 首頁 > 五術書籍 > 堪輿陽宅 > 重編地理乾坤國寶

瀏覽紀錄

重編地理乾坤國寶

重編地理乾坤國寶

prev next

  • 商品編號: dg0303
    出版社: 大冠
  • 作者: 楊藏華原著、一德居士
    出版日: 2002/07/01
    ISBN: 9868024935
    ISBN13: 9789868024939
    商品狀態: 絕版
    裝訂方式: 平裝149x212mm
    頁數: 196
  • 定價:  NT$ 250元
  • 點擊數: 5805
    會員評價: comment rank 5
  • 已售完,請參考其他商品.

商品說明: 

乾坤國寶題詞

  聖賢大道此為首端
  救濟良民修齊偉觀
  兩間造化二氣旋盤
  潛心研究祕法聿完
  此道通曉物阜民安
  邦家之光美哉斯刊
壬子之秋書

正三元 原序

  混沌初開,乾坤始奠化生萬物於世間,乾坤分化三才,即天地人也。天文中有日月星辰等在焉。地理中有山水草木人物禽獸乃萬物在焉。
  盤古氏開闢分天地以父乾坤。天皇氏制干支以定年歲。地皇氏配合干支以定三辰分晝夜。以三十日為一月。太吳伏義氏始畫八卦分五行,夏禹治水以定山川,鑄九鼎以象九州,有山水能通天地之靈氣。能使四方之通達。山利於經,水利於營,此皆萬物之幸福也。若論天文有天文家地理有地理家之研究。古夫之地理家盡皆真傳以濟世,今者媚言以惑人,未經真訣在何處,專用花言以害人。滿袖金銀稱得意,一身罪惡何處修,滿口胡塗生活計,不知真諦在何求,古有神仙來傳世,今者偽書惑愚民。
  唐朝地理始相反。近代學者不知由,而近世之地理家不知來歷,乃自唐朝玄宗皇帝在位時,一夜忽夢宮內沈沒,化為江洋大海,忽驚醒曰:江山棄矣。乃至定晴一見時,乃是南柯一夢。遍身冷汗如水,及至明天早朝掛意在心,向眾朝臣曰;「寡人昨夜之夢,未知吉凶,請眾卿卜之。」眾朝臣齊聲奏日;「請道其詳。」玄宗即將所夢之事實告於他。此時眾臣聞言沉思良久,乃奏曰,若論此夢卜之甚凶,宮中化為大海者,乃是江山欲失之前兆也。若論現今時世,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為何夢此怪夢乎?眾奇之,難卜此夢。此時欽天監出班奏曰:「萬歲之祖上必得真靈正穴,能歷代登尊九五,至今經歷11百餘年,龍運將退亦未可知,不若覓天下地理明師前來鑑察。皇靈如何?或者若應此事順命再擇真穴,再興萬年之鴻福」玄宗聞奏大喜曰;「若諭現代之地理學,不知何人最為精微否?」眾朝臣向前奏曰:現今時世有一位姓邱名延翰先生最為精微,莫若詔此人入朝鑑察最為妙計。
  玄宗向曰:「此人之地理學何人傳授,有何靈驗之實證」,眾臣奏曰:論此人之地理來歷甚大。乃曰:白鶴神仙傳授秘訣,其神機妙算鬼神莫測,臣等在朝中半數以上託邱延翰先生察地,俱皆應他之所斷,朝中為官者皆求他之察地,至幾年就能登科第,再歷幾年就得拜職何等官員。臣等在朝中為官者,半數以上同時求他察地而得之也,今日果效應無差矣。此時玄宗聞奏心甚不安,世上有此人物如此之賢,其心若叛,寡人之江山不久矣,昨夜寡人之夢,必應在此人之身上,莫若速誅此人為上策。正思想之間,忽有一臣出班奏曰:「臣聞邱延翰先生現在臣之故鄉,所顯手段,果真仙家弟子,其神機妙算一字無差,他之所斷無一不應,聞其玄妙真神人也。世上無不信仰盛世稱他為活神仙,萬歲莫若出旨一道,命臣帶往詔之。」玄宗聞奏大喜,隨手寫下詔書一道,速去詔來必有重賞,閒遐無事,即命退朝。玄宗及至宮中沉思良久,想起邱延翰此人為地理師亦無違犯國法,何以立刻誅之?再思良久計上心頭,自思曰:此乃絶妙之計也,將此害之最為適當,而且無有後患之恐也。
  不數日,邱延翰到朝早,有朝頭官奏道:「邱延翰在午門外候旨。」玄宗隨宣入朝,延翰俯伏金階山呼萬歲畢,玄宗喧上金殿賜他平身,觀其人材相貌堂堂。方門大耳碧眼紫鬚,龍行虎步,真有個霸王之人格,心中驚疑而間曰:「卿果真邱延翰否?」對曰:「臣正是,未知萬歲爺詔臣入朝有何國事議論否?」此時玄宗聞起國事二字愈加驚駭,隨口接道:「非有國事議論,寡人要命卿察擇吉地耳,未知卿可識得狀元地否?」答曰:「識之」「識得絕地否?」曰:「識得」「識得大富之地否?」曰:「識得」「識得公侯將相之地否?」曰:「識得」「識得霸王地否?」曰:「識得」「識得有幾處?」曰:「曾見三五處」「識得花丐地否?」曰:「識之」「有多少?」曰:「甚多」「有可能出身者否?」曰:「有能者,有不能者。」「能者晉身何地?」曰:「能非君則臣」「不能者何?」「不能者到底消亡敗絕」又問曰:「如此真主地卿可識麼?」答曰:「亦識得」「真地有幾何?」答曰:「曾見二、三」玄宗問曰:「既有二、三,何無真主可出否?」延翰答曰:「地運尚未到耳」
  又問曰:「何時可能到否?」答曰:「將近矣」玄宗自思此人神機妙絶,若不早誅,後日必有大患。乃言曰:「寡人久聞邱卿之神秘,今特詔卿入朝,要命卿與寡人察個天子萬年之地,速往選擇,切勿延遲。」延翰聞言微笑口:「萬歲言者差矣,自古開天地以來未曾聞天子有萬年之事,真主地是有的,天子萬年之地實無,臣才疏學淺,不能察得耳。」此時玄宗聞言變色曰:「你真不能察嗎?」延翰答曰:「決不能察」,玄宗拍案大怒曰:「大膽匹夫敢在金殿欺君。意欲謀反大逆,有地隱而不獻,世人請你察地,你就察得仙機玄妙,寡人乃是當今天子,世上人君,命你察地,你就不獻,留你這等叛逆狗子何用?」隨喝武士推出午門取斬,眾朝臣聞言急止之曰:「且慢」隨即奏曰:「邱延翰並無犯些國法,為何見面立斬,祈萬歲饒他,教他回去。」玄宗曰:「你等勿要保他,定要處執」眾臣必要力保。
  玄宗怒曰:「你等若要力保者,必定與他共謀叛逆之事,若再多言,一體同罪。」此時眾臣面面相觀,俱各袖手,時有不怕死的忠臣高聲曰:「如此定要辭職,不願為官」眾臣見他如此,亦即齊聲曰:「我等皆要辭官為民,不願扶此無道之君」各備辭呈表提出,玄宗見此光景反笑而言曰:「眾卿且勿性急,若要保此人於斬首之罪,看在眾卿面上赦之無妨。若金殿欺君之罪實難容恕,定要禁下天牢,三年放他回去,眾卿以為如何?」眾臣曰:「如此卻是有埋,將此處治,吾等可從之。」玄宗見眾臣相從,隨命禁下天牢,待三年滿即放他回去,旨意一下,隨即禁入天牢去了,就此命各退班。此時眾臣商量曰:「三年之內,必設妙計救他,倘有機會定要相邦而救之。」眾臣俱各答應而散。
  而玄宗回宮即暗喧禁牢官姓楊名益入宮,俾以密旨,限七日內定要餓死邱延翰,必要斷他之水火,並不令眾官前來探牢,若使他私通,定要全家處斬。楊益領命而去,但不知楊益之忠心,暗取人參餅與邱延翰充饑,渴以參湯盜飲。如此半月之後,玄宗並未聞奏延翰之死活,忽想起比事,急喧楊益入宮問曰:「延翰死否?」曰:「未也」玄宗怒曰:「你這狗子,不遵聖旨,必定與他私通,供他飲食,至今已經半月尚未死耳。」楊益奏曰:「萬歲息怒,勿責臣之有私,臣實無私通之理,邱延翰乃是仙傳之徒弟,倘有服仙丹,或者經學得無食不死之法亦未可知,臣亦無使通眾官員探獄,臣亦無與他之食,萬歲須要明察之。臣若有不容之事,萬歲若查明,臣願全家治罪。」玄宗聞言曰:「如此有理,寡人自有定奪,回去看守罪。」楊益出宮不表,玄宗即命將邱延翰所傳之門徒捉盡前來斬首,並將他所著之地理書一盡搜入,單留一幅藏入庫內,餘者盡皆用火焚化,隨命欽天監,偽造假地理書甚多。
  如地理五訣、四大局、地理大成、地理大全、地理精華、地理玄貝、地理統會不求人、地理心法、地理辨證、仁孝、地理入地眼、地理辦正疏、青囊經、天玉經、玉尺經、地理註解、地理辨解、正四元、假三元、天機會元、地理審判、地理正宗、琢玉斧等,種類甚多,不遑枚舉。皆偽造得珍珍有味,字字珠璣,造得機機不對,法法無同,互相爭論,如天理地理,理則一同,何能爭論反對者否?此皆此時玄宗命欽天監及諸能臣假造否也。有造得深山隱士著的,有造得海外名人著的,有造得仙傳弟子著的,有造得比唐朝更早之能人著的。種種花言巧語,專用醒人之心,悟人之目,如花似錦,使觀者莫不信以為真,皆曰真傳妙訣。既造成過玄宗眼界,玄宗舉殊筆書之曰:「福地福人居」即命四方書肆發賣,使買者互相爭論反對,到後來無有真地理學之人,就此日漸混化矣。
  未幾,安祿山造反,玄宗遷都於四川,此時楊益急將天牢放開,有些重犯一盡放走,選一個與邱延翰面貌相同者,用馬踏死,致於避處,又將邱延翰所穿之衣棠與他穿好,將邱延翰救出,藏於楊益之家。及至征平,眾臣請玄宗復位,楊益出奏曰:「安樂山大赦天下,天牢放開,其內之重犯一盡放走了。」玄宗聞言大驚曰:「邱延翰如何?」楊益曰:「法矣」玄宗不知夢兆應放安祿山,猶是掛意於邱延翰,隨傳旨曰:「急搜尋邱延翰,若得此人再禁天牢至三年滿放他出去。」即命一將軍隨出城外無人之處斬殺之,以除後患及瞞眾官之耳目。
  未幾多時,眾武士回來奏曰:「邱延翰走無出城,已死於萬軍之馬蹄了。」玄宗問曰在於何處?答曰:在城邊避處。玄宗曰:必寡人親往觀之。及至附近,眾臣假意掩鼻曰臭氣非常,玄宗見臣掩鼻,亦不敢令就近之,即在遠遠觀察,見其死屍容貌與邱延翰相似而衣棠亦同,果然信以為真,即將此事消滅,隨命將他埋葬。玄宗回宮不表,而邱延翰念楊公救他活命之恩,就將所學的仙傳地理真訣,一盡傳授楊公,另與楊公取一個名號曰楊救貧,近世之人皆稱他曰楊公祖師,就是此人。及至三、四個月之間,楊公勉強力學,隨即學得成就。地理真訣既成,延翰勸楊公辭官回鄉,延翰也自往深山修道,後地成仙。
  楊公乃贛州人氏,傳授子孫。然而同楊公後代傳出者亦有真假,何有真假者否?其理列此,乃是楊公之子娶曾公之女,而又楊公之女嫁廖公之子,他之女將他之真訣盜抄獻與廖公,又他之媳婦亦將他之真傳盜抄獻與曾公,故此楊曾廖三公皆有真傳秘訣了。後來楊公聞知此事,自思曰此乃仙傳之妙訣,萬金不傳之秘,世上無人所有,今若傳之漸盛必無價值,又兼皇上問知,即食罪不起,即心思一計。待他壽誕之日,眾朋友皆來賀壽,及至散席,楊公部邀曾公與廖公同到後堂議事,另排一席同飲至三杯酒後,楊公開口而言曰:「兩位姻翁在此,余所學之仙傳地理之真傳,不合我媳婦及吾女之不是,將音之地理盜出漏傳於兩位翁親,倘親翁如余再不檢點,被後代子女盜傳出門即傳之漸盛,後來到處是真傳妙訣,則無價值矣。
  又愚前之用心冒險,救出邱延翰先生免得此真傳,又倘若無道昏君聞知則大禍不小矣,事到如今,莫若設一計以此真訣秘藏,將今以後切勿露出,以為後來子孫永保之計;況爾我三人胸藏皆熟,不若三人在此同評偽書一幅,用天干地支以合化,詐為真傳秘訣,一人各執一幅當作鎮家之寶,須用紅綾包之用以玉石匣貯之,收藏於鐵櫃內,甚是珍藏之狀,使後來之不孝、不良之子孫或背逆女子及媳婦,倘若私盜欲傳他人者必定見爾之珍藏之書,用心盜取則被盜假書,到底亦是無防矣。又將真傳之書,秘傳於子孫之中,擇其誠實者傳之,餘者勿使他知之,一代耳傳三兩人切勿多傳,餘者傳授五七分可也。」此時兩位聞甚是有理皆稱甚善,自此二人一連評論三日夜,評得一幅偽書。其中有三分真七分假,取其名曰楊公雪心賦,謂之三評法。此時評論三幅,一人各執一幅如法珍藏,後來楊曾廖三姓皆出名師,後來果有不良子孫盜取鎮家珍藏之書,抄寫出賣於宗親及鄰居等事故。此人人信以為真,此書乃是他之祖父珍藏之至寶,因此贛州多傳三評法,以為此法最員,而不知其內容之事也。
  贛州先生雖多其所學之法皆是三評,而正三元法者甚少。現今贛州地面亦是三評法為最盛,而正三元法單是楊曾廖三公之親予孫最誠實者有之,一代之子孫如有十個八個亦是傳與一二個之最誠實者而已,餘皆是三五分、五七分為體式。除起三姓以外皆是評法而已,雖是同此三字之姓,亦要真是三公之親後代,免有幾分之真耳,餘皆詐名也切不可深信之。又不可被他之花言,被他之巧語以迷惑,笨察其來歷,試其用法與此皆同,方可信之,若右小差,則是被先代之秘,此乃學之未至也。天下問真傳秘訣甚少,偽法最多,切勿輕視輕傳,切宜慎之秘之。而此真訣觀之雖俗,又兼簡易,維此最為難求難得,真萬金不傳之秘也。余初與王乾德先生習學三年,總得些少之真訣,後遇楊公之親後代,楊藏華先生渡台拜他再習學四年,浪費萬餘金則盡得虞傳。
  先生將十難改為一易之捷訣傳授於余,則余用心造著此書亦甚簡易至捷之妙訣,以傳於世代于孫,永為傳家之至寶。黃氏歷代之奇珍,寶之寶之論示余所得之真傳妙訣,傳與世代子孫,學者切勿輕傳於他人,須當想起源頭所學之人之用心,兼浪費萬餘金。況現今天下間亦甚稀傳,通台灣總有五人同訣者,皆是三五分而已,無有上十分之人,或有真假交加者亦有三四人,如全部真者除起明師以外世界中甚少。余曾對楊藏華先生立過重誓,切勿輕傳之理,以為家傳之書永保子孫,而後代之子孫,倘有違背者,天不容情、地不寬恕,切宜謹記,幸勿違背輕傳他人為要,亦不可滅壞此書、又不可傳之間斷,須要代代流傳,為黃氏之至寶,謹尊嚴諭方為至孝。
  贛州楊藏華先生秘授元明黃阿有騰雲著,黃騰雲先生秘傳。黃榮南書邱延翰先生之來歷,先生自幼父母早年去世,及至稍長,堅志思念學仙。有一日,往深山而去連遊數日,不辭勞苦登山過嶺堅有訪仙之志,正在一大石上靜坐,此時涼風拂面,先生偶然睡去;忽遇白鶴神仙往瑤池蟋桃赴會,欲歸洞府遊此經過,忽見一人臥在仙石之上,即開慧眼一見此人有志欲學仙,可惜有仙緣而無仙骨,到底終是地仙之位。隨屈指算之,知此人後日有受天牢一年之災難,今日貧道莫若收他為弟子,隨即用拂塵一拂,一時到了洞口之大石上。
  先生忽然驚醒,視之眼前一位遣長,先生跪而言曰:「師父在弟子有禮」,白鶴神仙曰:「爾是何人」先生答曰:「弟子姓邱名延翰,要入深山訪仙,今遇師父,望師父指點。」神仙曰:「爾即要訪仙,貧道收爾為徒罷。」延翰曰:「未知師父尊號」神仙曰:「貧道乃白鶴神仙是也」延翰曰:「如此擇爾為師,就是自此以師徒之稱。」神仙曰:「爾有仙緣並無仙骨,爾雖誠堅志修行,到底亦是地仙之位,難列仙班。」延翰曰:「地仙亦是妙哉」神仙曰:「天仙要學天文,地仙要學地理,今貧道將地埋傳授與爾,日後學成爾即下山搜尋一個洞府合爾之本命者前去修行,後日必定能成地仙。就此每日勤學,及至學成,神仙命他下山搜尋洞府,延翰辭別下山搜尋而去。
  此時白鶴神仙早已知延翰有一年天牢之災,算知五台山有一座洞府合延翰之本命者,神仙用白雲封其洞口使他難以搜尋,及至延翰遊到五台山,觀其地勢必有絶妙之洞府,尋來尋去連尋數月並無合用者,隨即遊遍天下各處名山搜尋數年,並無處可尋。此時災難將近,先生忽然想,如今要地仙如此難事,倘若要學天仙未知何等之難否?莫若將我之所學下凡間為地理師,豈不是名揚四海,到富非常,主意已定隨即下凡為地理師,果真名揚四海譽操九州。及至受天牢一年之災,楊公將他救出,他將所學地理傳授楊公,及至楊公學成他勸楊公辭官回鄉,延翰也就看破世情,更往深山而去,及再遊過五台山,見前面似有洞府即向前視之,乃嘆曰:此處我曾遊數尚不見此洞,今日如何現出此洞?觀察明白,隨即轉身更往白鶴仙洞府前去請罪,白鶴神仙曰:「延翰災難已滿何不往五台山修行?」延翰曰:「弟子前遊五台山經過數次都末見弟子合用之洞府,而今日為何撞見師父所言之洞府,此未知何故否?」神仙曰:「因爾有一年天牢之災,爾師父用白雲封其洞口使爾不見,爾搜尋至久必定轉心思凡經過災難,今爾災難已過我即將白雲收起,爾節能見耳。」延翰擇謝師父更往五台山修行而去,後來果成地仙矣。
  而他所傳授暢公,而楊公用心著一幅書以為楊家鎮家之寶,取名正三元楊公心法秘書,傅至如今亦全是如舊不改,此書乃是有覆無福,無覆有福之法,若必他人覆者必無福也。學此法之書者,另有口訣之暗號,學真訣者試之即知,學偽法者試之則不知也。暗號如左,若有人説是贛州先生或是説往贛州學的,先生來者以言試之。試法先問他學什麼書,他若説別種書名就是假的,不要再問,他若是説學正三法者即再問他,問起此書之履歷,此書由何而來、源頭何人傳授,他若是將正三元序及邱延翰先生之來歷講得有對亦可;或若理由不知單說三元訣,乃楊救貧所傳亦可。如此再試問曰,爾説三元法此三元二字何說?(何謂三元)他若不知者則不再問他,若知者能答曰:上元、中元、下元是也。此時再試問曰:上元何說?中元何說?下元何説?此則為最至要之暗號,若是假法者全然不知,決不能對,若是真訣亦有學之未至者亦不能答;倘若能對者,他便答曰上元謂之天劫、中元謂之曜煞、下元謂之地刑,此即謂之三元。
  如此即再試問曰:先生既知三元必知三天,何謂三天?他若能對者曰:先天水後天水、中天水謂之三天水法。如知,又再問,單問曰:中天水法在於何如?他若知者必答曰:出口水法謂之中天水法(水口),若他對答盡皆知者,即用一局之法試之便知全部,是真則真是假則假,毫無誇錯。若不如此之試法,切不可亂信什麼贛州先生或是什麼正楊公之後代、或什麼楊公再世、或是什麼正三元法之明師,若試之不是,切不可亂信之。譬如立子向午者,試問他天劫在何處?地刑在何處?曜煞在何處?他若説得準確,再問先天水在何方?後天水在何方?中天水在何方?(出什麼水口)如此,他若對答如流皆有合此書之法者,即可信之,若能各件與此書之訣同者,即是正三元法。如現部贛州雖廣,萬無其一之真也,慎之!慎之!此法若無余之誠實、三生決不能得之也,自余得此真訣實驗多年無一不應效也。
雲中子 贛州楊藏華先生 秘傳正三元秘訣
一論前後學雜譜如左:(乾坤國寶)
乾元永慶興 坤耀顯光榮
國泰邦安順 寶德吉祥增

自序
  吾資不敏,習堪輿學十餘載來,遍尋明師,各大門派,廣集群書。然古書之堅深、複雜,使習五術之人難以理解茫然無頭緒。且各門各派之精華秘笈亦不衙傳於世,使後學者嘆世上無好書傳世。憶吾初習五術時亦與人同,摸索無門費盡心力。有感於此特將此珍本供諸於世,讓好習五術之人有所助益。
一德居士 台北

目錄

乾坤國寶題詞
正三元 原序
自序
先天八卦:伏羲八卦
後天八卦:周易八卦
後天八卦、洛書之圖與數及所屬五行
先後天八卦之不同論法
命宮推算法 排山掌訣
東四命宮與西四命宮區分法
大遊年歌訣法
大遊年七星位、卦圖法
相宅定規論
安神位取黃道吉日時辰
二十四山論煞圖
香火神位安置法
灶座、火門
分房佈置法
高樓屋宇層次旺退時期一覽
論辦公室配置吉凶
九星生男女訣
三元九運值年九星表
全年十二月值月九星表
年家白星起例
月家白星起例
日家白星起例
三元日家白星順局圖
時家白星起例
年月九星圖
年月客星到方及衝要處之吉凶遍覽
論坐山天父寸白法 納甲法 見白為吉祥
論坐山地母寸白法、地母寸白法見白為吉昌
論三元九運
先天運
後天運
論三元九運五行運
論二十四山
論先天水法
論後天水法
論天劫地刑
論曜煞
論賓客水
論八煞歌訣
論水法吉凶歌訣
論輔卦水法歌訣
論財丁貴全備之水局歌訣
乾卦局
坤卦局
艮卦局
兌卦局
坎卦局
離卦局
震卦局
巽卦局
青囊經
論六十四卦卦氣 以先天卦位爲卦氣
論六十四卦卦運
論用卦方法
論太歲山頭白星訣
論殺氣星入中
論太歲山頭白星圖

購買過此商品的人還購買過

商品標籤

乾坤國寶闡微

乾坤國寶闡微

9 NT$ 720元
三合總抉(平)

三合總抉(平)

9 NT$ 1080元
地理乾坤國寶

地理乾坤國寶

9 NT$ 225元
地理乾坤國寶評註

地理乾坤國寶評註

9 NT$ 270元
正三元法乾坤國寶

正三元法乾坤國寶

9 NT$ 144元

會員才可增加商品標籤

會員評論(共0條評論)

  • 目前沒有任何會員發表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會員帳號: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