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目前位置: 首頁 > 五術書籍 > 八字 > 余氏用神辭淵(完整版)新版

相同作者的商品

瀏覽紀錄

余氏用神辭淵(完整版)新版

余氏用神辭淵(完整版)新版

prev next

  • 商品編號: sb2069
    出版社: 行卯
  • 作者: 梁湘潤
    出版日: 2012/08/01
    ISBN13: 9789573032069
    商品狀態: 一般
    精平裝: 平裝148x210mm
    頁數: 526
  • 定價:  NT$ 1000元
    匯率參考:  換算成人民幣

    優惠價:  9 NT$ 900元
  • 購買數量:
    商品總價:
  • 點擊數: 109
    會員評價: comment rank 5

商品說明: 

「用神大綱」提要

  在研究「用神」細節以前,我們宜應對「用神」四項大綱,有一種概念上的了解。
  一:「用神」區分爲「月支本有」與「月支本無」二個大類。
  月支本有用神——如「乙日」生於「辰月」,以「癸、丙」爲用神,「辰」中之支藏天干爲「戊乙癸」。所以「癸」之用神爲「月支本有」,透出天干卽是「用神得地」。
  月支本無用神——如「戊」日生於「子」月,以「丙」爲第一優先「用神」,而月支「子」中只有天干「癸」一個字,所以「丙」之用神爲「月支本無」。故此,「戊日子月」的八字,只要四柱有「丙」字卽可。
  二:如甲生寅月以「丙、癸」爲調候之用,調候只對「日主」與「月令」之「寒、燥」而言,不是以「尅洩」強弱的立場來使用,也不是以「中和」之旨爲取用。又如「乙日亥月」,「亥」中本是「壬水甲木」,皆爲扶日主之神,並非是指「乙」之日主,只因爲強弱之故要選定用神,而是因「亥」月「寒水」須要「丙」火溫暖日主爲立場。
  三:用神有「喜神」之相助,方爲佳美。尤其是「月支本無」之「用神」,在八字上一定是「失令」。而「用神」只以天干爲主,不以地支「生旺庫」而論強弱
  譬如:乙日巳月——用「癸」,須帶「庚、辛」。
     乙日申月——用「己」,須帶「丙」。
  四:「忌神」是指對「用神」有妨礙之字而言,然而它有層次上之差別。
  甲:根本忌神——譬如「甲日辰月」,以「庚、壬」爲用神,最忌「丁」火出天干,因爲「丁」能制「庚」,又能合「壬」。同時將二個「用神」都損壞了。所以「甲日辰月」,天干明見「丁」字就根本無法再論「用神」。
  乙:壞局忌神——用神有二個字,而無法同時被其他之天干尅合者,最多只能損壞其一,爲害不大。
  譬如:「乙日辰月」以「癸、丙」爲用神,則以「己、庚」爲忌神。 「己」對「癸」是尅,而對「丙」則是受生。「丙固然可以尅「庚」,而「庚、癸」之間又是相生,故此「忌神」只能損其一,不會用神同時受尅。
  丙:尅洩忌神——用神是八字之重心,不宜受其他字面之牽連。尅出、尅入都不宜,被合更不佳。
  A:用神被尅——如用「丙」見「壬」。(乙日亥月),乃主遊手好閒之人。
  B:用神帶合——如用「癸」見「戊」。(乙日巳月),乃主貧困有疾之人。
  C:用神尅他——如用「甲」而見「戊」。(壬日酉月),乃主功名難成之人。
  D:用神被洩——如用「癸」而見「甲」。「乙日未月」,乃主做事虛浮。
  以上四種,皆以不是獨用一字之用神而言,在大運遇之亦可參考應用。
  丁:用神全無——四柱八字完全沒有「用神」,不作凶命論,只作平常之人而已。
  以上是以「余氏用神」的立場而言,研究「用神」之造。除了「用神」之選用,以及「用神」本身之「喜神」、「忌神」,各別之「生尅制化」以外,首先要了解「用神」之「沿革史」爲第一優先之認識。因爲「用神」是論命方式之一種,而不是唯一之一種,否則就會成「執此一家」之弊病。
  今將「用神沿革史」附錄於後。

用神沿革史

  「用神」這一個術語,在目前「子平法」中,是佔有極重要的地位。然而大家對「用神」的實際含義與應用,可能又只是一個含糊的概念。其實「用神」之一事並不是如一般傳聞中這等困難。它之所以會造成令人困擾,甚至硏究命理三數十年之久,仍然是停留在一種似是而非的境界,僅僅是因爲對「用神」之沿革與它的立論定義,缺少了對它初期形成之前因後果的了解。
  按「用神」這一個術語,在明代初期的解釋,只是一種「有用之神」,並沒有一定是指「天干、地支、神煞、六神、納音、流星法、年時法…」等等,「用神」只是指以上任何一種法則中之「有用之神」。
  今日大家都可以在「三命通會」中,查閱得到的「玉井奧訣」文內,就可以很淸楚了解這一種「用神」原始的廣義觀點。
  一:吉「神」參天月德。
  二:支「神」前氣,支「神」後宮。
  三:「用神」一字貴氣重。
  四:善惡冲「神」,尅則入,生則通。
  五:生「用神」,反喜子旺母衰。
  六:「用神」生時支生旺之方,當防尅制。
  七:忌「神」坐月令旺相之所。
  八:「用神」之鬼墓,得之爲殃。
  九:「用神」之貴情,亭亭贊助。
  十:「用神」惡沒之所,地支豈欲全彰。納音生旺之方,「用神」坦然無忌。
  (用神與納音的關聯,今日已經是失用其法)
  關於這些與「用神」有關的古典命理書籍,與實際論命之時,所應用的「用神」概念,在其行文與含義上,二者之間似是而又似非。所造成困惑,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因爲「玉井奧訣」並沒有說明「用神」是怎樣選出來的?也沒有列出有關「用神」整個「喜忌」的取捨規則,可以作爲後人視之爲標準的推理與依據。故此,古典之「用神」一詞只能視之爲:依「古法」而言它是有根據的。
  今日所談論的「用神」法則,與「玉井奧訣」所論的「用神」,只是在概念上有些相似而已,並沒有實際上的規則。今日之所謂之「用神」是由二個概念所形成——
  甲:直接讀了「徐樂吾」氏所評註的「欄江網、窮通寶鑑、造化元鑰」這三本書之後所得到的一種概念。徐氏的著作,在行文上,確實是有發前人所未能獨到之處。然而,吾人要留意,讀者讀過這三本書之後在實際論命之時,會產生怎樣的實際心得與影響呢?它所對今日讀者有關「用神」所產生的影響,大致如下——
  A:因爲此書以「十天干」對「十二個月支」而編列的,每一個天干都有十二組月支,固定之「用神」註明,在着手選用神之時,有著無比的方便。譬如:甲日寅月「用」丙癸……等等。如果以一種比較簡單的答案而言,就是凡是出生於甲日寅月的八字,四柱原有丙癸者,可以視之爲較佳,無丙癸者可以視之爲較差。
  B:甲日寅月之八字,適巧又爲「丙癸」之「食神兼印」格,又可視之爲更佳之命造。
  C:對甲日寅月之八字,不透「丙」,又無「癸」。而入其他的格局,譬如:財旺生官……等等,是不也可以視之爲佳造呢?就有些不敢唯「用神」是問了。
  乙:雖然曾經看過徐氏之作品,但是只是屬於偶而翻閱一下而已。因爲對徐氏有一些行文,諸如:「六月丁火,亥宮甲木長生,與未會局,(指四支必須有亥)木旺卽能引生丁火,但無庚金,亥宮壬水之氣盡洩於木……」,一派指天說地搞糊塗了。因而接受近二十年來的一些原則觀念。「用神」的範圍,轉之於「日主」與「格局」二者之間,求其中和爲用神的準則。這又類似「沈孝瞻」氏,先以「格局」順逆之「用」爲前題,再調停「日主」強弱。將「調候、通關、扶抑」三者之「用」混爲一談,加以所謂「強、弱」,又沒有一種很肯定的標準。以致人言人殊,似乎既合乎「余氏調候」法,又兼論「格局順逆法」。而實際上既非「余氏用神」法,也不是「沈氏格局順逆法」。處在一種很難又很容易的漩渦瓶頸之中。因而提出一種近似百分比的加減方式……這一種方式,最困惑之處,卽是作此論說之人,是自己設計出來的一組紙上談兵,他自己是不是能夠信得過這一種百分比呢?
  丙:完全依據「沈孝瞻」氏之「格局」順逆説爲主旨,依格局順逆之喜忌,而談中和。譬如:財格是屬於順用的,設若日主弱,不用「比、刼、刄」扶身,而用「長生祿」來扶身,視「調候」用神爲其次。
  除了有一些僅僅是找幾句「金寒水冷,母慈子滅…」等作飾詞以外,大抵論「用神」通常都是在上述這三個範圍內打轉,甚至十年二十年仍然是如此。
  推究這個脫不出此範圍的原因,不是書籍的文詞不易懂,也不是讀者不肯下功夫。更不是另外有什麼秘本,僅僅是忽略了兩項因素,導致「用神」幾乎成了一種牛角尖的玄學,這兩項因素,就是現在首先要論述的主旨。
  一:第一個原因,是受了先入爲主的影響,業餘人士硏究命理者,通常是先看近代人的著作,然後再看古籍。在近代命理著作之中,恆常不完全引用古書之全貌,而只介紹一個近似「中和」的概念。這一種概念最爲令人容易漩入「一字入用神,九牛拔不出」的欲罷不能。就是「用神有原則,而無詳細的規則,但求中和而已矣!」,這就導至成一種「自由心證」人言人殊的求中和。
  二:第二個原因,是在看過近代人的命理著作之後,也曾連接看古人之原版命書。古人之命書,對後人來說,各有不同的心理價值。譬如:「滴天髓、淵海子平…」等,乃是屬於小品之雅文,失之過簡。「三命通會」則包括「神煞、納音、年上取神煞…」原版洋洋二千餘頁,雖令人敬仰,卻又失之太繁。最爲人所樂道的,卽是「欄江網、窮通寶鑑、造化元鑰」。這三本書目前都是以「徐樂吾」的版本,爲最通行的典籍,也就是一般「用神」理論上的依據典籍。
  閱讀徐氏之作品,大都只是在了解它的文詞含義。近代作品之中,對徐氏的文詞加以註釋節引者,是不乏其人。而比較缺少有關;對此三本書的「原始版本」的來龍去脈作一次較爲詳細的說明。徐氏在原文之中是有加以增刪過的,以及徐氏對「調候用神」的眞正內心看法……都幾乎是少有提及。這些都是形成後人對「用神」概念,不易對它有眞正客觀認識的根本原因。
  所以我針對這些實際的問題,以一種平易確實,就事論事,對於「用神」一詞,分別在「推理、考證、軼聞」各方面作一次誠實、良心、坦切的報導。
  前面所提出的二項問題,除了第一項它只是先入爲主而已。只要心量採較爲客觀一些立場,自然就可以突破。確信「用神只有原則,而沒有法則,只求中和而已」的人士,通常只是在硏究命理五年以內的人,才會眞正相信是如此的。其實,泰半以上研究「子平」的人士,都對「用神」之效用抱有深切的懷疑,只是「用神」之風氣已盛,不得不如此論「用」一番罷了。
  眞正值得探討的主旨,仍然是在第二項的困惑。現在我們分別從「事」與從「理」作二方面來探討。
  「用神大典」的「欄江網、窮通寶鑑、造化元鑰」,都是「徐樂吾」氏所評註。如此吾人必須要切實了解,徐氏他自己信不信他評論的「用神」呢?吾人應該明白一件事,寫書的人作不是就是眞正完全相信他自己所寫的內容。譬如:西遊記的作者,他並不相信眞有孫悟空。徐氏信不信他自己所評註的「用神」?我們可以在他著作中所引用八字的解釋法則中去求證。我個人認爲徐氏對「用神」只相信一半左右,而且他不很尊重「欄江網」之原始作者。
  這是根據什麼來說的呢?我引用一些「徐樂吾」氏所批八字,從他所引用的推理立場就可以明白了。
  乙卯
  癸未
  丁酉
  辛丑
  依「欄江網」之規則,「丁生未月」一定是以「甲壬庚」爲用神。此造四柱完全沒有「甲壬庚」這三個字。若依「用神」而言,此造就並無取貴之理,然而此造卻是富貴雙全之命。能夠解釋此八字之所以爲貴,只有循查「三命通會」之「月令用法」,丁生未月,透「乙」印爲貴(詳見子平秘要)
  吾人再引一則徐樂吾所批的八字,來證明他不是按照「用神」來批的例式。
  戊子
  乙卯
  丁卯
  丁未
  此造依徐註之用神是「非庚不能掃乙,非甲不能引丁」。因此是以「甲庚」爲用。然而此造也是完全沒有「甲庚」這二個「用神」。然而此造卻是一位官拜「閣老」之命。此造要取認它取貴之法,只有「沈孝瞻」氏的格局順逆用法,才可以斷得出是吉造。以「乙偏印」成格,「偏印」乃是逆用之格,如此在「庚申、辛酉」大運中,逆用財運之時當發。徐氏也註明此造確實是達特於「庚申、辛酉」運之中。
  我擧出這二個例子出來爲的是讓讀者易於明白。「欄江網」雖然是徐氏所註,而他自己大約只信此法之一半,如果我們不明白這一點,果眞完全採用「欄江網」註明「用神」之一法,什麼八字都先按徐氏所列出的「用神」來選「用」,如此,就會上當。
  那末,我們不免就要問?徐氏既然不完全相信自己所註的用神。何以又要註釋此書呢?嘆爲什麼又將完全沒有此用神的八字,附錄於月令用神之中作例式,豈不是自取敗筆?
  這個問題,我們必須要了解其中之前因後果,它主要的原因如下:
  「欄江網」一書,它並不是最原始的版本,最原始的版本是屬於一種「無名氏」的抄本。是一種私人秘錄式的抄本,徐氏在民國二十六年,爲「窮通寶鑑」寫序文的時候,他明白地寫出「輕視」欄江網的本意。徐氏曰:
  「窮通寶鑑。原名欄江網、書名俚俗,詞不達意…久矣不爲世所重。予以書肆中購得,未之奇也。遇命造之不可理解,用其法,輒驗,始奇之…或以其書僅談經驗而無原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此書原名「欄江網」,書名俚俗,可知其出於江湖手筆,經驗宏富,文筆不逮。蓋自明代至淸季,歷數百年珍秘傳抄…坊間木刻,僅得「宏道堂」巾廂本,及鉛石印各一…因文拙陋,爲世所輕…勉爲詳註,學識不逮,屢經易稿,仍未洽意…」
  由此可知此書原爲明清時代之抄本,余春台氏首先爲之補上理論,徐氏再度對照抄本,再三易稿而評註爲「窮通寶鑑」。後來再加上他自己在小報上連載的一些命理掌故,又再度改稱之爲「造化元鑰」。
  當我們明白徐氏當年的一番週折之後,我們就可以十分清楚了解,徐氏並不是「欄江網」信徒,而只是認爲此一抄本也有一些應驗之處而已。認爲「欄江網」是一種「江湖手筆」,同情此書之原作者「文筆不逮,詞不達意」,而爲它美化一些文詞,徐氏非但不是「欄江網」的忠實信徒,而只是憐惜原作者的經驗,而產生出一種憐才之心,而爲之補上理論。
  因而,使此抄本,本來是「爲世所輕」之「文字拙陋」。在五十年之中,一躍而爲「爲世所重」的「用神大典」。
  因此,我們就不難明白,徐氏批八字本來就不須要完全遵照「欄江網」之「用神」來批。只有在「輒驗」之時,始用之。故此,徐氏在擧例八字配合原文時,二者相符於用神者,在實際上不到一半之「輒驗」比例,這是很自然的事。不能以「無法自圓其說」來批評徐樂吾。因爲徐氏只是爲他人美化文筆而已,根本不必對內文要負責。至於後代讀者誤以爲這些理論是徐氏自己的見解,卽是後人不明白當時之實際原因之故,才會作出如是觀。
  再者,徐氏在「造化元鑰」書中所例擧的八字,本來是他在小報上連載的一些命理掌故。將八字列入「造化元鑰」,無非只是順手之事而已。基於他「評註」此書的目的,無非僅僅是認爲原文「書名俚俗,文筆拙陋」,代而美化之而已。並不是他自己先立出法則,而擧例又不相符合。
  如此,我們又要聯想到,那末,徐氏他自己內心之中,對命理的法則,他確信的是什麼理論呢?徐氏自己對命理確信之處,可以分爲八字本身的四柱貴賤論法,與流年推論法,二個範圍而各有不同之論定。
  對八字這一方面,究竟是吉格、凶格?徐氏也已經很明白說出,若是「用神」一法不靈,就要改取他法。至於什麽是他法?徐氏沒有明白說出來,不過他曾明白說出,他平生信服的命書只有三本,那卽是——
  「蘭台妙選、李虛中命書、滴天髓」
  按:「蘭台妙選」我已編入「流年法典」中,詳見「古典命理」教材之中。
  這也可以代表在民國三十年以前,命術界中的學理平均範圍。所以我們要很客觀地瀏覽先賢研究命理之過程,這才是平實讀書的應有態度。才不會發生將一種「徐樂吾」氏,潤筆美化過的「江湖手筆」,視之爲「用神大法」。
  至於徐氏在「流年」這一方面,尤其是大凶(死)的流年,仍然是用最基本的法則。也就是拙作「大流年判例」所引用的法則,是以「冲、刑、會、合」爲主。現在我們再擧出一些徐氏所批「凶運」之流年來證明此說——
  乙卯
  丙戍
  癸酉
  丙辰
  徐氏推論此造是死於「己卯」年,乃是常法之「日犯歲君」。並不取「辛癸甲」之「用神尅破」之途。
  庚午  大運
  庚辰   丙戍
  壬申  流年
  己酉   戊寅
  徐氏取冲提運中,「年午、運戌、流年寅」三合冲提而歿。
  故此而知,徐氏在定命造之高低,有一半是取「用神」,而批「流年」之際,幾乎完全是用常法之「冲刑合會」,根本少提用神之事。
  在純屬於「用神」推理的一方面,徐氏雖然是依據原抄本而補上理論,但是並不是完全依據原抄本的眞正內涵。如果,我們只以「欄江網、窮通寶鑑、造化元鑰」這三本書來對比,是看不出有什麼顯然分別之處。因爲這三本書,都是經過徐氏修飾過的版本,所以一定要選出不是徐氏所註的版本來對比,才能看出徐氏的註釋與原來的抄本是不是完全一樣,或者是有局部不同…。
  前面我們已經知道,徐氏在民國二十六年之時,他擁有「鉛木石」之版本各一本,連帶徐氏所著的「造化元鑰」。如此算來,「欄江網」在民國二十六年的時候,它至少有四個版本。然而除了徐氏評註過的三個版本以外,不容易再找到第四個版本。不過,我們知道,於民國二十六年,在徐氏出版「窮通寶鑑」之時,在同一年間,另外有一個版本,稱之爲「四明丁丑」版。以另外的一種行文,在修飾比徐註「欄江網」更爲早期的「用神抄本」。
  這一個「四明丁丑」版,內容雖然不敢保證與原抄本完全一樣。至少可以證明「丁丑」版是比余春台的潤筆版本,更爲接近於原抄本。今將「丁丑」版的內涵與行文與徐氏評註的版本,二者異同之處,作一主旨上的比較。
  如此,或能協助我們對原始「用神」的眞象,更能有一個清新的體會。因爲研究命理往往會因忽略了命學史的演變過程,而誤解了許多一些,本來是很容易就明瞭的事。
  今以徐氏「造化元鑰」與「四明丁丑版」,二者之間,暫且先選出以「甲」日主作一個比較。「四明版」的行文是倣照「化氣十段錦」的賦詞。此書的作者,可能也與徐氏的觀點相同。認爲「欄江網」書名俚俗,文筆簡陋而有局部應驗而已。因而代爲作出詞賦,此文並無書名。實際上卽是沒有標名「欄江網」之「欄江網」。
  「四明丁丑版」原文:甲日寅月
  『木值春生,乃欣欣向榮之象。期屆寅正,猶凜凜凝寒之氣。
   干有丙火,冠蓋可比王謝。兼透癸水,鼎鐘出於貴戚。
   歲干癸而時干丙,厥是南宮名宿。年月丙而時見癸,可稱東觀英才。
   四柱庚辛會局,不免鼓盆之淒,喪明之痛。
   滿盤壬癸無制,定有封甑之塵,豈盡天年。
   ……………………………………………………………』
  這一個版本的含義,與徐氏的評註,原則上是很近似,而實際上是有不相同之處,今吾人以簡單一些例式來作一比較:


徐氏評註本 調候欄江賦
無從財從殺之理 無此一說。
印格須財尅卽佳 印格論爲凶,有財尅無財尅皆相同
丙透癸藏爲佳。 丙、癸齊透方佳。
有雨水前後之分 無雨水前後之分
以用神之字爲妻
生用神之字爲子
無此一說。


目錄

調候用神表
用神大綱提要
用神沿革史
四明丁丑版欄江網
用神冲尅制合論
用神卽凶如何推論
用神生尅制合提要簡表
五羊刃格特徵
甲日生
 甲日寅月
 甲日卯月
 甲日辰月
 甲日巳午月
 甲日未月
 甲日申月
 甲日酉月
 甲日戌月
 甲日亥月
 甲日子月
 甲日丑月
 比量推理
 寒木向陽
 水泛木浮
 用神得地
 用神損傷
 為用
 正用
 格之變
 真神
 假神
 季月用神
 化合
 化神
 妻子用神
 陰陽相從
 木化成灰
 鈍斧無鋼
 冬木喜南
 夏傷配印
 臘木無庚
 例式
乙日主
 乙日寅月
 乙日卯月
 乙日辰月
 乙日巳月
 乙日午月
 乙日未月
 乙日申月
 乙日酉月
 乙日戌月
 乙日亥月
 乙日子月
 乙日丑月
 比量推理
 春旱
 濕木
 假化
 陰陽尅洩
 水泛木浮
 有情
 亂臣無主
 根枯
 藤羅繫申
 木被金傷
 通根變陽
 例式
丙日主
 丙日寅月
 丙日卯月
 丙日辰月
 丙日巳月
 丙日午未月
 丙日申月
 丙日酉月
 丙日戌月
 丙日亥月
 丙日子月
 丙日丑月
 比量推理
 天和地潤
 土眾晦光
 五陽相益
 煞重身輕
 貪合
 戊土晦光
 貪財壞印
 陽刃合煞
 陽刃倒戈
 炎上非時
 化合逢時
 日照江湖
 例式
丁日生
 丁日寅月
 丁日卯月
 丁日辰月
 丁日巳月
 丁日午月
 丁日未月
 丁日申月
 丁日酉月
 丁日戌月
 丁日亥子丑月
 比量推理
 二丙奪丁
 傷官生財
 傷官配印
 嫡母
 從而不從
 枯草引燈
 例式
戊日生
 戊日寅月
 戊日卯月
 戊日辰月
 戊日巳月
 戊日午月
 戊日未月
 戊日申月
 戊日酉月
 戊日戌月
 戊日亥月
 戊日子丑月
 比量推理
 春旱
 黨煞
 權官會黨
 官煞混雜
 土木自戰
 真神
 君臣慶會
 土寄申位
 孤煞無輔
 例式
己日生
 己日寅月
 己日卯月
 己日辰月
 己日巳午未月
 己日申酉戌月
 己日亥子丑月
 比量推理
 旺者宜洩
 火燥土頑
 勾陳潤下
 財旺用劫
 例式
庚日生
 庚日寅月
 庚日卯月
 庚日辰月
 庚日巳月
 庚日午月
 庚日未月
 庚日申月
 庚日酉月
 庚日戌月
 庚日亥月
 庚日子丑月
 比量推理
 絕金忌印
 暗強
 五陽相制
 假煞為權
 燥土
 頑金
 金木異用
 金神
 陽刃駕殺
 三奇
 從革
 洗金
 傷官喜劫
 濕泥
 例式
辛日生
 辛日寅卯月
 辛日辰月
 辛日巳月
 辛日午月
 辛日未月
 辛日申月
 辛日酉月
 辛日戌月
 辛日亥月
 辛日子丑月
 比量推理
 金弱沈寒
 洪爐
 尊
 病
 藥
 病藥陰陽
 救
 洩鋒
 體全之象
 混塞
 洩用
 合用
 濁藝
 疏土
 厚土
 水暖金溫
 潤下
 例式
壬日生
 壬日寅月
 壬日卯月
 壬日辰月
 壬日巳月
 壬日午月
 壬日未月
 壬日申月
 壬日酉月
 壬日戌月
 壬日亥月
 壬日子月
 壬日丑月
 比量推理
 發源
 兩不逢時
 水泛木浮
 殺重身輕
 壅塞
 比助身強
 劫印化晉
 外格
 從財
 化象
 假煞
 文星
 體全之象
 煞刃
 潤下格
 用神得地
 例式
癸日生
 癸日寅月
 癸日卯月
 癸日辰月
 癸日巳月
 癸日午未月
 癸日申月
 癸日酉月
 癸日戌月
 癸日亥月
 癸日子丑月
 比量推理
 陰陽和合
 從化
 乾煞
 雪夜燈光
 例式
造化元鑰抄本提藥
 導讀
 五行總論
余氏用神表解

購買過此商品的人還購買過

商品標籤

知命四十年

知命四十年

95 NT$ 418元
用神喜忌大辭淵

用神喜忌大辭淵

95 NT$ 855元
命理探原

命理探原

9 NT$ 225元
2020林先知通書便覽(平本)【民國109年】

2020林先知通...

8 NT$ 392元
窮通寶鑑欄江網評註(新版)

窮通寶鑑欄江網評...

95 NT$ 665元

會員才可增加商品標籤

會員評論(共0條評論)

  • 目前沒有任何會員發表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會員帳號: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