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目前位置: 首頁 > 五術書籍 > 民俗宗教 > 金剛經禪心

相同作者的商品

瀏覽紀錄

金剛經禪心

金剛經禪心

prev next

  • 商品編號: uf3539
    出版社: 圓方
  • 作者: 覺慧居士
    出版日: 2011/06/01
    ISBN13: 9789888103539
    商品狀態: 一般
    精平裝: 平裝150x220mm
    頁數: 395
  • 定價:  NT$ 310元
    優惠價:  9 NT$ 279元
    登記後可再補貨
  • 點擊數: 1725
    會員評價: comment rank 5

商品說明: 

能斷金剛——《金剛經》的如來密意!
  眾生由於有着各種各樣的迷執、習染和束縛,故生起了一切苦惱困厄。這種種執著,就有如頑固的煙癮、酒癮、毒癮般牢不可破,便縱我們意識到它們會令身體和精神受損,還是停不下來!佛作為大醫王,給我們處方了一種能鎮住眾生諸煩惱的藥,名為「般若波羅蜜」或「般若波羅蜜多」,意即是「大智慧超越一切迷執、習染和束縛」。所以,佛說般若波羅蜜多堅固得有如「金剛」,這就是《金剛經》所持的第一層見地。
  這有如金剛一般堅固的佛法雖然是摧毁煩惱的良方,然而執著佛法、乃至執著放下佛法,即為更大、更頑固的妄念分別煩惱!所以《金剛經》的更深一層的見地,就是「能切斷金剛、把佛法放下」乃至終極「任運流通、不取亦不捨」的大圓滿超越智慧。這「能斷金剛」才是《金剛經》真正要傳達出來的如來秘密訊息。

自序 禪,當我們把禪徹底放下時,禪便絕對成就!

  二千五百多年前,在印度某個地方的樹下,佛陀和祂的弟子們討論着生命中最重要、最深奧話題:「禪,當我們把禪徹底放下時,禪便絕對成就;佛法,當我們把佛法徹底放下時,佛法才是大圓滿!」
  眾生由於有着各種各樣的迷執、習染和束縛,故生起了一切苦惱困厄。這些迷執、習染和束縛,就有如頑固的煙癮、酒癮、毒癮般牢不可破;便縱我們意識到喝酒抽煙吸毒很明顯會令身體和精神受損,我們還是停不下來!佛作為大醫王,給我們處方了一種能鎮住眾生各種各樣的迷執、習染和束縛的藥,名為「般若波羅蜜」或「般若波羅蜜多」,意即是「大智慧超越一切迷執、習染和束縛,成就大圓滿」。
  一切佛法,其本質都是般若波羅蜜多;一切佛法,根本上就是能除卻眾生之病源的一種藥。眾生各種各樣的迷執、習染和束縛,雖然是非常非常頑固,是如此的牢不可破,甚至似乎無法被切斷,然而般若波羅蜜多卻能把它們徹底切斷摧毀,故佛説般若波羅蜜多堅固得有如「金剛」。金剛一般在英文被翻譯為Diamond(鑽石),這其實並不是正確的翻譯,因為金剛並不是一種物質。根據印度傳統傳説,金剛是天神因陀羅使用的武器,可以摧毀一切,卻沒有任何東西能毀壞這件金剛武器。佛説般若波羅蜜多就如同天神因陀羅使用的金剛一般堅固,能切斷一切似乎無法被摧毀的迷執、習染和束縛。這就是《金剛經》所持的第一層「金剛能斷」見地。
  《金剛經》現今還有梵文原典留下來,也有歷代其他數種漢譯本,而世間流行多為鳩摩羅什所翻譯的《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在歷代譯本當中,能夠與鳩摩羅什舊譯本分庭抗禮者,便惟獨是唐玄奘法師的新譯本《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了。鳩摩羅什重意譯,依漢語文法,言簡意賅,清朗流暢;唐玄奘法師則是直譯,參酌原來梵文句式,精確審慎,備信達雅。兩位大師所譯,同為奇文妙思,載道傳心,俱可謂已臻化境!由於《金剛經》世間流行一般多為鳩摩羅什的譯本《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加上鳩摩羅什此譯本文筆確實較為簡單流暢,故本書仍依據此譯本為主幹,並加入唐玄奘法師的譯本《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作對勘比照,從中補正鳩摩羅什譯本過於言簡意賅之缺失。值得一提,在經題上,唐玄奘法師新譯本較鳩摩羅什舊譯本多了「能斷」二字,這個「能斷金剛」經題,就有如畫龍點睛一般,清晰地突顯了全經更上層樓的要旨。所謂「能斷金剛」,就是「能切斷金剛」的智慧!唐玄奘法師新譯本的這個「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題,與梵文原典最為貼近,而透過這個經題,我們便能清楚知道這本經的更上一層的「能斷金剛」見地,就是「能切斷金剛,把佛法放下」乃至終極「如其所是(AS IT IS),不取亦不捨」的大圓滿超越智慧。換句話説:「禪,當我們把襌徹底放下時,禪便絕對成就;佛法,當我們把佛法徹底放下時,佛法才是大圓滿!」惟有知此,心才能真正回復到最正常的本初狀態;亦惟有知此,才是「能斷金剛」大圓滿超越智慧之真妙趣!這「能斷金剛」妙趣實在是比第一層見地之「金剛能斷」更為圓滿、重要!因為「能斷金剛」正正就是在說明這有如金剛一般堅固的佛法雖然是摧毀迷執、習染和束縛等煩惱的良方,然而執著佛法、乃至執著放下佛法,即為更大、更頑固的妄念分別煩惱!這才是《金剛經》所要傳達出來的如來秘密訊息。
  簡單來説,這部經所教授的智慧,甚至能夠切斷般若波羅蜜多這種金剛!因為在經裏可以見到,這種因戒除煙癮、酒癮、毒癮(各種各樣的迷執、習染和束縛),而產生的對藥物(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的一切倚賴性(法執),這倚賴性才是一種最頑固的習染,故必須被斬斷!況且,只要我們還落在對藥物倚賴的狀態裏,這就意味着,我們仍被「曾經抽過煙、喝過酒、吸過毒」糾纏着!所以,惟有當我們戒了煙、戒了酒、戒了毒;也斬斷了因戒煙戒酒戒毒而産生的最頑固的「藥癮」;甚至把一切斬斷與非斬斷、有癮與無癮這些概念心念,也都完全超越了;這時心身才真正地回復到本初最正常的狀態。同樣地,惟有當我們放下了各種各樣的迷執、習染和束縛(放下我執);也放下了最頑固的對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的執著(放下法執);甚至把一切分別與無分別、執著與不執著,一概都既不取亦不捨(放下「放下」);甚至連放下「放下」這個概念的心念,也要放下,到了再無所放下、又無不放下的圓滿具足境界,如其所是,任運流通,即是滅除了一切的「執」了;這才是心靈的最正常的本初狀態,亦是其本來面目!相反,我們若執取金剛般若波羅蜜多、或執取放下金剛般若波羅蜜多,若住著於其中,以為實有所得,心靈便會為其所束縛而失卻自由,不能自由無礙地運轉,這就不能稱為「心處於最正常的本初狀態」了!故知,從放下我執,到放下法執、乃至放下「放下」,回歸於心最正常的本初狀態,這才是佛陀在《金剛經》裏所開示的根本正見!
  《金剛經》擅用「無住」、「四相否定」與「即非詭辭」這三種句式來説明這個「切斷金剛、把佛法放下」乃至終極「如其所是,不取亦不捨」的義理:
  1.「無住」句式:「無住」句式也包括「無相」、「不住於相」及「無所得」等遮詮(negation)式。例如:
  .不住於相(妙行無住分第四)、
  .於法實無所得(莊嚴淨土分第十)、
  .無有少法可得(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莊嚴淨土分第十)、
  .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離相寂滅分第十四)
  在這些「無住」句式表述中,都表達同樣的訊息:不應執取諸法,也不應住著於其中。這就是説,要放下迷執、習染和束縛(放下我執),也要放下對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的執著(放下法執)。我們若能依佛陀在《金剛經》裏所開示的正見來實踐「無住」、「無相」、「不住於相」及「無所得」,功到自然成,甚至把一切分別與無分別、執著與不執著,一概都既不取亦不捨(放下「放下」);繼而甚至連放下「放下」這個概念的心念,也都自然放下,到了既無所放下,亦無不放下,如其所是的無作妙行。如是回歸於心最正常的本初狀態,提起與放下都任運流通的「無所住而生其心」境界!
  2.「四相否定」句式:「四相否定」的典型句式是「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是一種比「無住」句式更精密和深層次的句式來説明這個「切斷金剛、把佛法放下」乃至終極「如其所是、不取亦不捨」的義理。例如:
  .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大乘正宗分第三)、
  .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正信希有分第六)、
  .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離相寂滅分第十四)、
  .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離相寂滅分第十四)、
  .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非菩薩(究竟無我分第十七)。
  何謂「四相」?佛陀在《圓覺經》是如是説:
  .「云何我相?謂諸眾生心所證者。」
   我相就是有我在證相,是我在證;有得有證,皆是我相;眾生執取「有所證」時,住著於「有所證」中,已失去觀照,已不清明。
  .「云何人相?謂諸眾生心悟證者。」
   悟一切證者皆是我之虛妄,此悟名為人相;然而菩薩縱使能圓悟,但仍有一點點能悟之心,即是執取「有所悟」、住著於「有所悟」中,故仍有相。
  .「云何眾生相?謂諸眾生心自證悟所不及者。」
   能了我相之所證、及人相之所悟,皆是虛妄,如此了智之心,名眾生相;因菩薩此時仍見有證、悟之可離,心尚有所了,即尚存了智之心,即是執取「有所了」、住著於「有所了」中,這其實仍是極微細的我相。
  .「云何壽命相?謂諸眾生心照清淨覺所了者,一切業智所不自見,猶如命根。」
   菩薩觀照連續無有間斷,我相、人相、眾生相已不復存在,此刻一片清淨,再無能證、能悟、能了;然而尚存有覺照之心以及清淨覺相,即是執取「有所覺」、住著於「有所覺」中,如是仍有極隱微之我相的執著,即非無能無所,本來清淨之圓覺妙心,即名壽者相。
  四相無非都只是顛倒之見,實在是菩薩在「切斷金剛、把佛法放下」乃至終極「如其所是、不取亦不捨」的過程上執住「能證、能悟、能了、能覺」之四種病相。四相起於無始無明,實在是以我執為相,故統稱為我相。若能依佛陀在《金剛經》裏所開示的正見來實踐「四相否定」,自能破除妄想執有「能證、能悟、能了、能覺」四相;功到自然成,甚至把一切分別與無分別、執著與不執著,一概都既不取亦不捨(放下「放下」);繼而甚至連放下「放下」這個概念的心念,也都自然放下,到了既無所放下,亦無不放下,如其所是的無作妙行,由是回歸於心最正常的本初狀態,提起與放下都任運流通的「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境界!
  3.「即非詭辭」句式:這種句式的一般表示模式為「說X,即非X,是為X」三個部分,是一種最簡單直接的表達方式來説明這個「切斷金剛、把佛法放下」乃至終極「如其所是,不取亦不捨」的第一義諦之妙趣。例如:
  .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一體同觀分第十八)、
  .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如法受持分第十三)、
  .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究竟無我分第十七)、
  .莊嚴佛土者,則非莊嚴,是名莊嚴(莊嚴淨土分第十)、
  .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究竟無我分第十七)、
  .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如法受持分第十三)、
  .佛說般若波羅蜜,則非般若波羅蜜〔,是名般若波羅蜜〕(如法受持分第十三)、
  .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法界通化分第十九)、
  .第一波羅蜜,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離相寂滅分第十四)、
  .是實相者,則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離相寂滅紛第十四)、
  .所言善法者,如來說非善法,是名善法(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即非詭辭」句式「說X,即非X,是為X」的三個部外,每一個部分都包含X,X可表示任何東西(一切法),但三個X的境界都不同:
  .「即非詭辭」中的第一個X是「說X」,代表我們由於我執而執著於X。便縱這個是「般若波羅蜜」或「第一波羅蜜」等清淨見解,然此覺乃執著於清淨見解,亦自成障,所以不自在,這最多也只能算是凡夫之覺境也。
  「即非詭辭」中的第二個X是「即非X」,代表把X「徹底放下」。這就放下了對於X的迷執(放下X),甚至把一切分別與無分別、執著與不執著,一概都既不取亦不捨(放下「放下」);甚至連放下「放下」這個概念的心念,也都放下,到了再無所放下,又無不放下的圓滿具足境界。若然這個X是「般若波羅蜜」或「第一波羅蜜」等清淨見解,菩薩因能悟到執著於清淨見解者自必成障礙,就斷除了對清淨見解的執著(放下X)。然而,雖然斷除了執著清淨見解,若仍執住於能斷之觀智(即未能放下「放下」),則於覺性即仍未能自在隨順,這僅能是菩薩未入地者隨順覺性,這並不是「即非詭辭」中所説「即非X」的斷除執著清淨見解境界。因為這「即非X」,代表把X徹底放下,當中包括究竟明了凡有所放下,凡有覺有照,皆是障礙;如是則能常覺不住,把一切分別與無分別、執著與不執著,一概都既不取亦不捨(放下「放下」),甚至連放下「放下」這個概念的心念,也都放下,到了再無所放下、又無不放下的的圓滿具足境界,故能常覺不住,能照所照皆寂,如以指指月,不復執指,一切障礙已寂滅,這就是入地菩薩之覺境也。
  .「即非詭辭」中的第三個是「是為X」,就是通過了上述「即非X」把X徹底放下後,如是有了實證後,便可不假作意、隨時隨地如其所是了。這才是終極所達至之終極如其所是,任運流通,於X不取亦不捨的境界。若然這個X是「般若波羅蜜」或「第一波羅蜜」等清淨見解,這「是為X」就是圓通不二,遊戲自在,了無罣礙,等同虛空之不可思議妙境;於一切時一切處不起妄念,於妄念來時亦不著意熄滅,如其所是,任運自然不加分別,無分別則無能知所知,這就是如來之覺境也!
  總的說來,聞思這部經的「能斷金剛」見地的殊勝教法是既重要且必需的,因為這些「能斷金剛」的根本心要,在行者進行禪的實修時,實在是十分管用。但更重要的是,在聞思「能斷金剛」這殊勝見地的同時,我們都有責任奉行相應的修證行持,務必把「能斷金剛」付之實行。若能這樣,便是回歸於心最正常的本初狀態;如其所是、任運自然,日常生活與佛法修持,即自然無實質的分別了。

代序一 行道守真者善、志與道合者大

  至道不繁、大道至簡。
  中華智慧的三大支柱儒、釋、道,名雖不同,其於終極智慧有明顯而相似的看法,達道唯一、殊途而同歸。禪宗三祖僧璨大師在其名典《信心銘》開宗明義就説:
  至道無難,惟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
  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欲得現前,莫存順逆。
  若要通達此終極智慧,《金剛經》在中國文化中確具有最巨大的影響力。古今無數大德,不曉得有多少人研究、講授、註釋過《金剛經》,並因而洞然明白,見性成佛。《金剛經》最偉大之處,是包含一切宗教性卻又超越一切宗教性,包含一切哲學性卻又超越一切哲學性。《金剛經》點出「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古往今來一切聖賢、教主、成佛與得道者,其實俱是依「無為法」,當中只是程度深淺、時地與傳化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譬如,修持《金剛經》,應分為「金剛能斷」與「能斷金剛」兩個層次。在修持「金剛能斷」中,「金剛」是最堅固的,能摧毀一切,而不被萬物所破壞,用它來破人我執,眾生心結,當可迎刃而解,但在這當中仍有法我執,論程度是屬於淺「無為法」。若進一步修持「能斷金剛」,把佛法也放下,乃至終極「如其所是(AS IT IS)、不取亦不捨」,便真正再無法我執了,這就是大圓滿超越智慧,論程度是屬於終極至深之「無為法」。
  《金剛經禪心》絕非拾人牙慧、續貂效顰之作,而是覺慧居士多年來堅持「事上練」,在教學與修煉中體悟經典中的「如其所是、至道無難」的心得。《金剛經》說:「如來為發大乘者説,為發最上乘者説。」學佛必須志心篤行地修煉,但能平等持心,從迷轉覺,修成「正果」,境界自有不同。大儒王陽明先生的心學路數:「求古人之志者,必將先求其志,而後能辨出處之是非。論古人之學者,必先自論其學,而後能識其造詣的深淺。」為人為學的功夫必須從立志開始。覺慧居士,少立此志。
  明代大儒王陽明先生在《送黃敬夫先生金憲廣西序》中如是説:
  「古之仕者,將以行其道;今之仕者,將以利其身,將以行其道,故能不以險夷得喪動其心,而唯道之行為休戚。利其身,故懷土偷安,見利而趨,見難而懼。非古今之性爾殊也,其所以養於平日者之不同,而觀夫天下者之達與不達耳。」
  因緣會合必成果,因緣散離轉成空。真正有智慧的尋道者,很明白生命有限,所以最珍惜光陰,用作自身的修行,懼怕內耗。世上的庸人則以耗為業,每天在不斷的在消耗着自己的精力、盤算着如何以最小的付出,佔得最大的便宜。因為他們庸俗的生命,除了每天為「利其身」而忙、為其利害而計較、不斷地消耗,別無他為,直至耗盡為止,韓非子稱之謂「自為心」。老子在《道德經》説:「死而不亡者壽。」人誰無死?死有重於泰山、有輕於鴻毛,當蓋棺定論、總結一生時,方顯出其高下。慧者自度度他、澤惠眾生、造福人群、精神不滅;庸者徒費一生、為償一己私慾、不擇手段、爾虞我詐、碌碌而沒。《信心銘》云:
  無咎無法、不生不心、能隨境滅、
  境逐能沉、境由能境、能由境能。
  這世上沒有任何功勞和資産可以獨自佔有;也沒有任何失敗需要遺憾。天地至道、存乎一心。
  覺慧居士是現今紛亂社會中的「粹於道」者,是「體道慕德」的志士。他「體道」的努力和奉獻精神,遠超於「利其身」的追尋。多年來,他志心篤行、自修不斷、晦人不倦、堅持行者之道、身體力行、知行合一,雖若未達,吾輩亦以其達矣!《金剛經禪心》是覺慧居士多年來於「中華智慧管理學會」,分文不取、篤志力行、從不間斷、分享其修佛心得、自度度他的成果,受惠者眾,感染着數不清的有緣人,求指點迷津者,絡繹不絕,歷練體悟,因而成書,功德無量。
  道同而相謀、志合而共事。「中華智慧管理學會」也正奠基於這股「正其義而不謀其利、成其事而不計其功」、相互砥礪、自強不息的精神而存在與成長。靈虛不昧,萬物皆備於我,君子友我,小人資我,艱難困苦玉成我。古往今來,劉禹錫的《陋室銘》給有理想的志士仁人,帶來多少無價的鼓舞,默默耕耘、至死方休,精神不滅: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階綠,草色入廉青。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可以調素琴,閲金經。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能與賢者同道,與有榮焉!
  「行道守真者善,志與道合者大。」學佛有八萬四千法門,覺慧居士不為名利、不求顯達、只重耕耘、努力不懈、默默堅持,與眾分享他學佛的心路歷程,受惠者眾。由經典開始,身體力行、循指望月,祈眾生俱能當下明心見性,則眼前世界無異華嚴佛世界,常樂我淨,善哉,善哉!
中華智慧管理學會會長
常空居士 彭泓基
二○一一年五月四日

代序二 諸多未悟之迷惑,悉迎刃而解

  余自乙酉仲夏始師事覺慧居士,轉眼不覺六寒暑矣!初,從覺慧居士修學《壇經》禪法,有幸淺窺禪理,雖云未悟,亦時得輕安自在之樂。余於丙戌歲末罹患冠心之疾,身心一度臨於崩潰。適時,覺慧居士嘗導余心以中脈禪法,遂喚起內在自癒力,復得安穩之心,此誠再生之功德也。
  余從覺慧居士學佛經年,遍讀《壇經禪心》、《楞伽佛心》、《圓覺禪心》、《楞嚴禪心》等諸作,雖云未能盡得其中精要,然以個人生活言,要當下「時來寒谷也回春」,又有何難哉!復悉今歲夏秋之間,覺慧居士之另一鉅著《金剛經禪心》又將付梓,以饗讀者蹺首之盼。余承命而為序,欣喜之餘,亦難免有執筆惶恐之感也。
  查《金剛經》三十二分,顯人我空、法我空,而不住有;顯空空,而不住空;三空空已,即成空有不礙之中道,而亦不住。禪宗六祖惠能禪師,宿業有緣,多生熏習成熟,故聞此經之「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而一聞即悟,頓明心地。「無住」即真空實相,豎窮橫遍,為法之本;「生心」即從無住本,發不住空、有、中道之妙有菩提心,亦名始覺智,亦明觀照般若。「無住生心」即如來「真空妙有」真實義。
  余常背誦《金剛經》,然因我執習氣重,難悟如來「真空妙有」真實義,故多年來一直徘徊在《金剛經》大門之外而不得入。為此曾拜讀多家注解,惜仍不得要領。今得覺慧居士新著之《金剛經禪心》,從前諸多未悟之迷惑,悉迎刃而解,踴躍歡喜,得未曾有!此書開門見山畢露無遺地洩盡《金剛經》「金剛能斷」及「能斷金剛」之奧秘,能使行者睜開慧眼,正確地認識「如其所是」這「當相即道」、「即事而真」之真諦,進而達到「明心見性」之不可思議境界。《金剛經禪心》注解甚佳,教人總以本份事相見,以「如是」妙行,二邊不住,中道不立,自然一切法相圓融、理事無礙、事事無礙矣!
  覺慧居士以其近二十多年潛心學佛、博覽群經、精於禪理之功,撰《金剛經禪心》,誠為學佛修禪者之明燈,故推薦給各位大德,望同證如來「真空妙有」真實義。
佛子
續思
序於辛卯仲春

代序三 尋找四句偈

  與覺慧老師結緣,修禪聞法,轉眼便已兩年了!從初修《楞嚴經》,乃至《心經》、《壇經》與《圓覺經》之修行,我對禪之「以心傳心」已有了深刻的體會。在禪修課堂中,透過老師的智慧啓迪,深徹體會到老師與我等同修佛子,共同建立了一個互動、會心、護法及清淨之因地,從而達致清淨光明智慧之妙果。若沒有這互動相應之心、攝心會意之共鳴、和護持正法之光明心念,沒有覺慧老師的智慧開示與指導,我們哪能於一瞬間如理得法聞道,並踏上自性自證自悟之正途。老師經常引用《壇經》所説之「一燈能滅千年暗」,鼓勵我們對智慧開悟要有光明信念。事實上,老師確實已成功地引導了我進入禪修路途,讓我開啓了自性智慧之光。
  記得於禪修課堂上我也曾跟老師説,在他講經説法時,我每每感受到他那分無比光明的正能量,而且心裏還常生起一種微妙不可思議之相應,那是一種「自性能生萬法」之無限廣大之大我觀,至大至中至正。人若能體證此自性境界之光明無限與永恆,自然就放下了分別心與一切妄見,而興起大悲心;甚至開顯「各正性命」之無限生命力,活出光明人生最高價值。原來大我「生機處處」之無限生命力,從來不曾遠離於我之本心!
  在研修《金剛經》時,老師曾叮囑我們要自然自在地清淨諦聽,自可與知來印心,受持如來無上正覺。這正正就是《壇經》所云:「此一卷經,眾生性中本有,不自見者,但讀誦文字,若悟本心,始知此經不在文字,若能明了自性,方信一切諸佛,從此經出。」當時的我在清淨諦聽到「善現啓請分第二」之「如汝所説,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時,心裏産生了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就好像聽着一位隔世重逢的覺者,向我傳授如來的大悲心;剎那間心光乍現,好像宇宙虛空中一道靈光,破空閃爍,並照遍滿十方虛空!
  《金剛經》是一部至高無上之經典,古來大德如五祖弘忍和六祖惠能,都是用此經印心。《金剛經》是世尊給一眾初發心菩薩,印證如來「安心」之最上乘旨要!《金剛經》云:「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又云:「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這正是行者領悟到的「常恆現在」如來心印之「四句偈」!若能夠活於「常恆現在」,當下讓所有一切活現於「真我」上,超越一切對立,心中無分別,念念不住相,自然法爾,妙適清淨,入無生法忍。
  《金剛經》云:「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應知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真正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應如是見,知是信解,不生法相」,故自當於一切法上遠離一切諸幻,以幻離幻,到最後無幻可離,無所成就,隨順如來覺性,這叫作如來出世。這「應知是知,應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正是行者領悟到的「如來出世」如來心印之「四句偈」!
  《金剛經》云:「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覺慧老師曾説,當我們還未出生於這個世界時,心、佛與眾生究竟有何分別?《圓覺經.金剛藏菩薩章》云:「一切如來妙圓覺心,本無菩提及與涅槃、亦無成佛及不成佛、無妄輪迴及非輪迴。」這是徹底道出:心,佛與眾生本無分別,本元不二,本來自在;故沒有真實存在的被度化的一切眾生,沒有度化一切眾的菩薩行,更沒有度化一切眾生的菩薩。這「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正是行者領悟到既不執著,也不拋棄一切眾生的「無相度生」如來心印之「四句偈」!這個「無相度生」乃是無作妙行,亦即是覺慧老師所說之「唯是自在安樂中(空性)愛(大悲)的自然流通,如是而已」。這就有如太陽光明遍照大地,不論貧富、善惡、邪正都一視同仁地予以照耀!行者領悟到自己就如太陽法爾自然,既不執著、也不拋棄一切眾生,如是讓大愛流露一切人與事中,即生命之真正歸宿了!
  覺慧老師常鼓勵我們去尋找自己與如來印心之《金剛經》中之四句偈。能夠得此四句偈,終身受用。《金剛經》云:「若復有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説,其福甚多!」《涅槃經》亦云:「一偈之力,尚能如是。」更何況《金剛經》中字字句句,莫非四句偈!現在,我誠意邀請諸有緣讀者,透過覺慧老師的《金剛經禪心》與如來會心,並一起加入這「尋找四句偈」的遊戲,且在遊戲結束後,「受持四句偈」及「為他人説」,好讓大家能度一切苦與厄,活出圓滿快樂人生!
 阿彌陀佛
佛子
何維忠 合十

代序四 「我」的脫落

  在廿多年前,國內正流行著氣功熱,這股熱潮很快便也傳至本港。當時的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跟隨了一位「大氣功師」學習氣功。由於這位氣功師同時亦是一位密宗上師,於是我便順理成章地接觸到佛教。他啓蒙了我對密宗修法的認識,而我在接受了眾多灌頂持及傳咒後,便開始修持密宗本尊法。這時我對正信佛法未曾有深入了解,未曾有聞、思、修,便盲從着他在瞎練,誤以為只要打通氣脈,便等同修持佛法。其實,這離自證聖智何止千里?藉此以還原本來自性清淨、光明、圓滿,更是遙遙無期!故及後當我在人生路上遇到無常之時,便馬上掉進了顛倒夢想之深淵、無所適從地迷失了方向。在這過程中,我思考了許多問題,也閱讀了許多佛教書籍,經過多番探究後,終於開始明白到那些追求灌頂、追求神秘感應的修法,無非都是我執與法執而已!而我執與法執,正是「我」在受苦、「我」不能自在之因。不論「我」氣功修練得多好,或有超自然緣境發生,乃至打通氣脈,開啓了神祕的神通感應,這些全都是我執與法執,與正信佛法根本無關,甚至更可能成為內證自性圓滿的絆腳石。經云:「信而不解增長迷信,解而不信增長邪見;一有所偏,必入魔道。」及後,有緣從覺慧居士的禪心開示,才確實領悟到,唯有通過正聞、正思、正修、自證「自性功德圓滿」之光明大道,讓我執與法執俱脫落淨盡,才是真實的正信佛法。
  近幾年,有幸修學了覺慧居士「禪心系列」之《壇經心》、《圓覺禪心》、《楞伽佛心》及《楞嚴禪心》,當中之禪心解讀每有精闢的見地,教人從中獲益良多,體會細味,每有頓悟。自己也習慣了每晚睡前坐禪,無論在日間中遇到甚麼事情,只要找到一個可以盤起腿的位置,定下來,靜一靜,一切事情便都開始呈現吉祥,當下回復輕鬆自在!在日復日之坐禪中,竟突然發覺到「我」的脫落,於行住坐臥中之妄念日漸減少,內心常能迴光返照、常在觀照中、常在喜悅光明中。這便初證了《壇經》所説的「即惠之時定在惠,即定之時惠在定」了。這也是覺慧居士常常鼓勵佛子要腳踏實地去實踐的「禪定由智慧引導,智慧由禪定具體化」的妙趣。
  正當自覺已登上佛法之光明大道時,於非常欣喜中得閲覺慧居士的新作《金剛經禪心》,但發現劈頭第一句「禪,當我們把禪徹底放下時,禪便絕對成就;佛法,當我們把佛法徹底放下時,佛法才是大圓滿。」哇!不得了!像是一盤冷水照頭淋!「禪,如何放下?甚麼時侯放下?何解要放下?」心中竟然馬上生出了這一大堆疑問來!
  《金剛經》原文由於太過言簡意賅,故一般學佛人對其內容實在都只是似懂非懂,似明非明。其中佛陀常用「即非詭辭」(「如是X,則非X,是名X」)來表達佛法之終極境界,更令大多數學佛人愈讀愈彷彿。尤幸在這本《金剛經禪心》的禪心解讀中,覺慧居士清楚明白地道出修持佛法應分為「金剛能斷」與「能斷金剛」兩個層次:
  .先是「金剛能斷」,用猶如金剛一般堅硬的佛法把一切煩惱切斷。後用「能斷金剛」,把猶如金剛一般堅硬的佛法也徹底切斷;亦唯有對求法的「我」、以及所求的佛法,都再無半點的執著,「我」方能脫落,方能「如其所是,任運自然,安心自在,不取亦不捨,圓滿自成」,方能把佛法自自然然地融會在現實生活中,沒有半點做作地在全然寬鬆平和的自在安樂中自度度他。
  .只要我們常能自覺地在喜悅光明中應對現實生活,常能自覺地讓心放鬆,這就是「金剛能斷」境界;讓生命於「常恆現在」自然展現出光明自在、並自然散發出愛與希望,如是常在寬鬆平和的自在安樂中,就是圓滿的「能斷金剛」境界了。
  .唯有通過正聞、正思、正修,把佛法緊抱着,閒來多自覺地讓心放鬆在喜悅光明禪定中,才能脫離一切煩惱,自證「金剛能斷」境界。如是讓心放鬆在喜悅光明中,到了「我」的徹底脫落,自然而然就會展現出光明自在的心識狀態,自然再不用脫離一切煩惱了,這才是自證「自性功德圓滿」之無修無證、非無修非無證的「如其所是,任運自然,安心自在,不取亦不捨,圓滿自成」之「能斷金剛」境界。這「能斷金剛」境界,絕非是言語及文字可表達,但都是天然本具,本自現成,本來具足,這就是《金剛經》第一義諦的心量了。
  「能斷金剛」詩偈又云:
  現象本質元不二,諸法實相超心識,
  如其所是非思維,明相顯現盡美好,
  諸緣成就無造作,圓滿自成真禪定。
  「如其所是非思維」教人頓悟自性常清淨,無需思維,更不可往外求!眾生本具自在圓滿,當下如其所是,心無罣礙,「我」自脫落,即名「圓滿自成」。
  以上都是「如是我聞」覺慧居士之《金剛經禪心》之説法!祝願大家,看過《金剛經禪心》之後,「我」自脫落,圓滿自成。
  吽嘛呢啤嗎吽
佛子
鄺桂霞 合十

代序五 如是應住,如是降伏其心

  假如在一個遊戲聚會中,參予者要回答兩個問題:
  1.得到橫財三千萬,怎樣使用?
  2.只剩下半年壽命,怎樣渡過?
  據研究所得,百分之九十答案:1.錢用來投資;2.屆時多陪伴家人。
  解讀答案一:人總覺得錢不夠;解讀答案二:人總以為自己來日方長。
  金錢和時間,確是人類兩大精神壓力之來源!因為這兩樣東西,常令人忐忑不安,拿捏不準!
  幸而,讀覺慧居士《金剛經禪心》,可以得到光明啓示:
  1.「如是應住,如是降伏其心。」
   這顆「如是」靈丹,確能解一切心結!
  2.「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以佛眼觀之,時間空間,無非當體當下
  3.「著衣持缽,入城乞食」、「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
   《金剛經》由吃飯穿衣開始,於日常生活,展示如是法門,道理最平實。這些平常活動,如來竟如此安閒,令人歎為觀止!
  4.「佛説莊嚴淨土,即非莊嚴淨土,是名莊嚴淨土。」
   三段論結構,貫串全書,代表「空、無、真空妙有」三種境界。給覺慧居士一語道破,道理即變得極簡單了!
  5.「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即無人我亦無法我,是名「無我法」。菩薩因自內證「無我法」,得成無心法忍。
  觀察生活,觸類旁通,是閱讀覺慧居士《金剛經禪心》另一妙處。某日,在網上看到梵谷的向日葵;花已栽到瓶內,還是鮮蹦活跳,像要脫瓶而出,一種強韌的內在生命力,躍然眼前。這豈非《金剛經禪心》常説之「當下活現於永恆」嗎?當下更體會到「生活即佛法,佛法即生活」之真諦!
  覺慧居士的「禪心系列」,啓發性強,容易啓發人回復本性。當中之「禪心解讀」,深入淺出地將佛經內容作出了昇華及禪化,方便研習者親近,誠功德無量!
  今次編寫《金剛經禪心》,覺慧居士匠心獨運,除了選用鳩摩羅什版之《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外,還加上玄奘法師之《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版;鄭重指出:破我執之餘,還要破法執,方可內證自性圓滿具足。
  走筆至此,不欲再鋪陳內容,留待各位自去尋寶。經中隨手拈幾句偈,畢生已受用不盡。如修遍全經,最終發現無有少法可得,更是可喜可賀!閣下承已盡得《金剛經》「如是應住,如是降伏其心」精髓矣!
佛子
邱蔓華
序於辛卯年春

代序六 不要把《金剛經》看得那麼神秘

  我已年近半百,覺人生的經歷總是起伏不定,不妲意事十常八九,但面對事情的發生(生、老、病、死、悲、歡、離、合),心還是戚然,不能自已。
  《金剛經》明明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既然一切都「如夢幻泡影」,但為甚麼總是生起諸多執著?總在妄想「如果時光可以倒流,那麼結果就大不同,將來就會更美好」呢?從前做過的一些錯事,良心的責備為甚麼總是永難磨滅,來作天天懺悔呢?若一切都只「如夢幻泡影」多好!那便可以不必去計較甚麼是與非!然而,執迷不悟,胡思亂想正正就是我們眾生的寫照!
  眾生都在「貪、瞋、癡、慢、疑」這五毒之間不斷地遊走,起伏輪迴。並總愛執迷不悟,自迷迷人,不能自拔!《金剛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到底如何才可駕禦這些五毒心念,並且真正在生活中實踐「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真正除卻我執之束縛呢?
  更甚者,很多佛弟子,努力精進,終日求解脫求開悟,故在不知不覺間生起了佛慢,跌進法執陷阱而不自知,自言天天與佛為伴,與菩薩為友;又或開口閉口都是佛事,世間疏離;親朋好友固然不重要,連事業身體也不需要了。尤更甚者,甚至前世、今生、來世時空交錯,思想混亂,盲目執著於如此之所謂「佛法」不放,確是非常可憐可憫!
  覺慧居士是一位難得的開悟者、實語者。《金剛經禪心》中簡單的文字,句句盡顯如來本懷,教人以光明正念,斷除一切煩惱無明,破盡一切世間出世間之顛倒相,徹底打破人我執法我執。覺慧居士常叫人不要把《金剛經》看得那麼神秘。事實上,透過《金剛經禪心》,大家都定能讓自我解脫的圓滿不變智慧自然地融入生活;甚至在任何處境,始終住持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大家既有緣翻開這部書,請珍惜這個緣分,讓人生美好的起步由這裏開始!
佛子
蔡水稻
二○一一年四月

代序七 集合了玄奘法師及鳩摩羅什法師心得的結晶

  覺慧老師的新書《金剛經禪心》是集合了玄奘法師及鳩摩羅什法師兩位譯者的心得,合併為一冊的結晶。合併本《金剛經》之文字既保留著鳩摩羅什法師譯本之清朗流暢,其內容又具有玄奘法師譯本之精確審慎,故確是有志於研習《金剛經》者之最佳版本!
  《金剛經》是由須菩提向佛陀提問,討論「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修行?云何降伏其心?」的結集。須菩提善解空義,號稱「解空第一」,故「空」就是《金剛經》的主題。《金剛經》的「般若空」思想,闡述煩惱之惡法本空,以及佛陀、涅槃等善法亦空的妙趣。「空」之具體內容必須躬親體驗才能感悟,而絕對無法透過文字和簡單邏輯推理而得。覺慧老師以其自證空性,竟能三言兩語把如何證入空性簡單清楚地説明,確是難能可貴。《金剛經禪心》説:「當我們放下了各種各樣的迷執、習染和束縳(放下我執);也放下了最頑固的對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的執著(放下法執);甚至把一切分別與無分別、執著與不執著,概都既不取亦不捨(放下『放下』);甚至連放下『放下』這個概念的心念,也要放下,到了再無所放下、又無不放下的圓滿具足境界,如其所是,任運流通,即是滅除了一切的『執』了,這才是心靈的最正常的本初狀態,亦是其本來面目!」
  「如其所是」的無作妙行境界,是《金剛經》禪法的真實作用。《金剛經禪心》開宗明義地説:「長老須菩提看到佛『著衣持缽,入城乞食』以及『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這些平常活動,竟如此安閒,便當下證悟了!故讚嘆不已,口稱『希有』!」須菩提是悟了!須菩提悟到了,佛由於已回歸於心最正常的本初狀態,故能在平常生活中,提起與放下都任運流通,體現了「如其所是」的無作妙行境界!
  何謂「在平常生活中,提起與放下都任運流通」呢?譬如眾生都有物質的軀體以及各種生理需要:每天我們都必得飲食、工作、休憩等等。這些是我們不可忽視的現實。了解「在平常生活中,提起與放下都任運流通」,意味着了解「自我」的真實狀況,這並不意味着要突然打破一切生理局限、否認一切生理需求,而是放下心靈所幻想虛構出來的一切束縛、一切騙局。唯有知實悟到自身的束縛與局限,意識到超越一切限制因素的「自我空性」的存在;並且確信我們有重返這種「如其所是、自然狀態」的可能性,這才是《金剛經》的「在平常生活中,提起與放下都任運流通」之基本原則,而絕非一種超越現實的甚麼特別行為或特別境界,故《金剛經禪心》又説:「我們若執取金剛般若波羅蜜多、或執取放下金剛般若波羅蜜多,若住著於其中,以為實有所得,心靈便會為其所束縛而失卻自由,不能自由無礙地運轉,這就不能稱為『心處於最正常的本初狀態』了!故知,從放下我執、到放下法執、乃至放下『放下』,回歸於心最正常的本初狀態,這才是佛陀在《金剛經》裏所開示的根本正見。」
  在《金剛經》中,有「如來説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之名句,這看似是文字遊戲,覺慧老師在《金剛經禪心》卻清楚地道出其中所含至理。最關鍵的一點是心無紛擾罣礙,在每一個當下都保持「如其所是」之自然狀態。這時,覺悟之智慧,就像陽光的無窮光芒,毫無限制地自然顯現了。
  以上僅是我讀覺慧老師《金剛經禪心》所悟之點滴,實在未及全書百分之一。我虔心誠意,祈望老師這本好書,能被大家「競相傳寫,洛陽為之紙貴」,以喚醒芸芸眾生,悉擺脫一切束縛牢籠,並速回復本來面目,實現寧靜安閒的生活!
佛子
王鏡泉 合十

代序八 願各位能珍惜與這書的緣分

  與覺慧兄相交多年,結誼始於大學一年級。當時的我們共同學習電腦科學,覺慧兄已經具有豐富的哲學、宗教知識。在同學中,可算是一個異數。數載同窗,其後分道揚鑣,各自發展。期間也知道他一直在宗、哲領域中,不斷探索,智慧不斷增長。想不到多年之後,竟能與他一同回到香港大學任教,由同窗到共事,從佛法來看,可謂緣分非輕!
  再會覺慧兄時,見他在宗教、哲學、玄學各方面的知識,都已有極大的發展。特別是在佛學及佛法修行方面,更是有其獨特而深刻的體會。我曾經以開玩笑的口吻跟他説,他是由學習電腦如何「想東西」為開始(因他是專門研究「人工智能」中電腦如何能夠「想東西」的),而以領會眾生如何「想東西」為依歸。雖然這只是一句漫不經心的玩笑,但這也正好顯示出覺慧兄作為一個佛學研究者及修行人的獨特之處。難得的是覺慧兄以其菩薩心懷,將自己的開悟幫助別人,在百忙中不斷地開班講學、著書立説,的確是難能可貴,教人敬佩。
  特別是這「禪心系列」,將數本最重要之佛經經典,以其獨特而新穎的禪心角度,將佛經中的中心哲理及智慧內涵。深入淺出地介紹給讀者,這的確是一件極不容易的工作。當然,這也是一件極具意義的「人生大事」。因為佛經都是用古代的文字來寫的,對現代人來説,實在是難以明白。而佛經中的深層意義,如非「過來人」,更不容易體會。除了深厚的禪法修為外,正因為覺慧兄和傳統的高僧、佛學者有著不同的背境,所以他便能在其著作中一針見血地提出一些新的觀點。讀者必定可以從「綜合這些新觀點和其他佛學著作中的傳統論點」之過程中,得到新的啓發。
  《金剛經》自古便是一本極重要和極普及的佛經,其精簡而優美的文字,古來已受到很多人的愛戴。只可惜《金剛經》太過言簡意賅,故讀誦《金剛經》之人多,能真修實證《金剛經》禪法者卻是鳳毛麟角。覺慧兄這本新著作《金剛經禪心》,竟能把自性開悟、自度度他之「其然」及「其所以然」都説得一清二楚,加上覺慧兄「禪心」文字感染力與靈性之強,確是神乎其技,無出其右!相信此書定能夠在可見的未來,牽起真修實證《金剛經》之熱潮。令到千千萬萬人能夠從《金剛經》中得到啓發,進而開悟。這次有緣能得到覺慧兄邀請作序,確是榮幸之致。僅希望能藉這一個機會,與覺慧兄的讀者作一次交流。願各讀者能珍惜這書的緣分,仔細體會,從而能對慧命有所進益。
許志光
敬序於香港大學
辛卯年春

目錄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法會因由分第一
 善現啟請分第二
 大乘正宗分第三
 妙行無住分第四
 如理實見分第五
 正信希有分第六
 無得無説分第七
 依法出生分第八
 一相無相分第九
 莊嚴淨土分第十
 無為福勝分第十一
 尊重正教分第十二
 如法受持分第十三
 離相寂滅分第十四
 持經功德分第十五
 能淨業障分第十六
 究竟無我分第十七
 一體同觀分第十八
 法界通化分第十九
 離色離相分第二十
 非説所説分第二十一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無斷無減分第二十七
 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
 應化非真分第三十二
附錄一:《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鳩摩羅什譯本
附錄二:《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玄奘法師譯本
附錄三:《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合本
附錄四:覺慧「能斷金剛」禪詩集

購買過此商品的人還購買過

商品標籤

自在般若禪

自在般若禪

9 NT$ 315元
圖解藏密財神法

圖解藏密財神法

9 NT$ 342元
珍藏崑崙符法總解

珍藏崑崙符法總解

9 NT$ 315元
符咒應用妙法全書

符咒應用妙法全書

85 NT$ 425元
笑佛論人生

笑佛論人生

9 NT$ 468元

會員才可增加商品標籤

會員評論(共0條評論)

  • 目前沒有任何會員發表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會員帳號: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